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規則

「安全第一」的風險

FT專欄作家約翰遜:繁文縟節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是規避風險和避免受責的結果。人們越來越無法忍受任何錯誤和過失,也因此變得越發神經脆弱和畏首畏尾。

繁文縟節是個不斷惡化的疾病:但我們似乎容允了它無盡的擴散,就彷彿它像天氣一樣,是個自然現象。為何如此?

繁文縟節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是規避風險和避免受責的結果:人們越來越無法忍受任何錯誤、傷害、過失或反常。從遊樂場到建築工地再到工廠,不論是在哪裡我們都害怕出現事故,我們越來越神經脆弱、畏首畏尾。官僚們總是往最壞的情形設想。

訴訟體制使這些恐懼感加劇。與公眾打交道的地方政府或企業要承擔更高的責任保險費及索賠。這破壞了信任,也意味著更多附加條款,更多許可環節,更多墨守成規。

行政官員從科技中獲得了力量。大數據使得官員能夠收集更多訊息,而且藉助於閉路電視、電子通訊和上網記錄、信用卡使用記錄等等,官員可以對公民施加更加嚴密的監控。由於福利國家認為自己有責任履行過去由家庭或地方社區完成的任務,且組織機構不能以朋友間那種靈活隨意的方式運轉,因而就必須有規則與監督。政治上正確——它既嚴肅又瑣碎——也是施行監管的一大驅動力。儘管有地方主義一說,但在大多組織中,權力普遍趨於向中心集中。公司的規模比以往擴大,行業整合程度也更高,結果就是管理的層級變多,程序增加,組織更僵化。

規章、表格與檢查員或許都會讓生活更安全快樂。但不知何故我對此表示懷疑。更多情況下他們會製造煩悶,浪費資源,不幹正事,讓程序凌駕於問題實質之上,在心態上只知道在表格上打對鉤而不求自立。很多時候,輕重緩急意識完全喪失,冒險精神窒息而死,因為總有人禁止新想法的出現。自動化意味著有些工作消失了,但許多工作是被合規部等部門取代了。因此,忙於擴大職權的官員大軍造成了事務進展效率的損失。

英國新建的房屋數只有需求的一半。這使數百萬人不能擁有房產。過時的規劃體系和泛濫的鄰避主義阻礙且延遲了房屋建設,大大增加了房產成本。

房屋建造公司雷德羅(Redrow)首席執行官史蒂夫•摩根(Steve Morgan)去年說過,雷德羅公司幾年前在英國西北部的一塊地皮上建造了幾百套房屋,當時需要滿足9項條件就能獲得規劃許可。最近有人建議申請附近一塊地皮,但這次卻需要滿足103項條件。一些大項目居然能順利開展,我感到驚訝,因為許多大項目只是因為發起者不像超人那樣有毅力就夭折了。

我在癌症研究院(Institute of Cancer Research)的經歷證明,藥物從發現到用於患者的時間跨度太長。通常一個研發周期可以是15年或更久,試驗成本需要上億美元。這樣的延遲和花銷不符合社會的整體利益。它們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官僚主義的多疑造成的,而引起後者的,只是反應停(Thalidomide)這類罕見的歷史悲劇。

近年來,英國政府試圖發起「挑戰繁文縟節」(Red Tape Challenge)計劃,通過廢除「過時、繁瑣或過於複雜的」規定來應對繁文縟節的滋生。該措施已在就業法等領域取得了成功。但放鬆管制卻極其困難。許多規則的出發點是好的,且看似無害。與此同時既得利益者嚴守自己的清閒差事。印度《今日官僚》(Bureaucracy Today)雜誌的讀者群掌控著印度70%的國內生產總值。我認為它是我見過的最壓抑的出版物之一。我祝願印度新任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印度官僚文化(英國對此負有部分責任)的改革上能有好運。

一個蓬勃發展的國家應該促進創新,獎勵冒險者。繁文縟節會扼殺創新和冒險。在繁榮昌盛的和平時期,敵人來自內部,就如小說家瑪麗•麥卡錫(Mary McCarthy)寫道的一樣:「官僚主義,即無人統治,已經成了現代版的專制主義。」

譯者/斯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