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分析:人民幣止跌的機會

如果中國央行引導人民幣走低是為了阻止投機性熱錢流入,那麼近期中國已經出現資本外流。同時,很多指標已顯示中國經濟前景正在好轉,這將促使人民幣看空人士進行反思。

在與美中關係相關的議程中,以往佔據首要位置的往往是匯率政策,而不是海上爭端。

長期以來,華盛頓方面一直抱怨中國政府人為壓低人民幣匯率,幫助國內企業贏得製造業務,並積累下約4兆美元的外匯儲備。

一段時間以來,人民幣升值被證明是一劑有效的「解藥」——人民幣匯率走強的同時,美國財政部的批評之聲也小了下來。從2010年夏至今年1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上升了近12%,達到近20年內的最高水平。

但隨着美國越來越擔心中國故態復萌,匯率問題又漸漸回到美中討論問題的清單中。今年以來,人民幣一直都是亞洲表現最糟糕的一種貨幣,兌美元匯率跌幅超過3%。該匯率上周曾觸及1美元兌換6.26元人民幣,為2012年末以來的最低水平。

多數分析師認為,人民幣匯率走低是中國央行(PBoC)引導的結果,中國央行通過設定匯率中間價來壓低人民幣匯率。

今年3月,中國當局將人民幣每日交易區間擴大到中間價上下2%的範圍。這兩種政策的共同作用,引導着人民幣匯率走低,並賦予其以更快速度下行的自由。

主流觀點認為,中國央行目前正利用人民幣走弱的勢頭阻止投機性「熱錢」流入。長期以來,中國出口商們通過虛開貿易發票將美元帶入國內,然後再兌換為人民幣,從較高的利率和匯率升值獲益。這扭曲了中國的經濟數據,推動人民幣匯率進一步升高。

這場打擊投機的戰鬥持續得比當初預想的要長——人民幣匯率在4個月之前開始走低時,許多人預計貶值趨勢僅會持續幾周時間。市場對投資中國的信心減弱——中國房地產市場出現緊張跡象——可能也是推動人民幣匯率下跌的原因之一。

但是,中國央行減少干預意味着人民幣匯率上升壓力減弱。據巴克萊(Barclays)推算,今年4月流出中國的資本超過80億美元,此前6個月,流入中國的資本約為1400億美元。出口商看來可能終於領會到央行發出的信息。

巴克萊(Barclays)外匯策略師哈米什•佩珀(Hamish Pepper)表示:「從現在開始,我們應當會看到人民幣升值,因為打擊投機任務似乎完成了。」他認為,近期的資本外流可能會讓中國央行「減緩」壓低人民幣匯率的力度。

但是,關於中國央行引導匯率走低是否為了支撐下滑的出口行業,市場上的爭論越來越激烈。如果這是中國央行的真正用意,則人民幣匯率下跌走勢可能還會延續下去,如果更多資本流出中國的話就更是如此了。

有些投行已調低了自己的人民幣匯率預期。摩根大通(JPMorgan)最近將今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預期調低為1美元兌換6.15元人民幣,2015年底匯率預期調低為1美元兌換6.1元人民幣。這相當於,未來一年半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幅僅為2.5%,但期間的波動幅度將比過去幾輪升值時更大。如果此預測正確,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今年1月創下的19年來高點可能至少在2016年之前都不會被突破。

但是,在市場更加不看好人民幣走勢之際,中國經濟前景似乎在好轉。瑞信(Credit Suisse)經濟學家最近公布研究報告稱,中國經濟增長可能正面臨著一個「轉折點」,其領先指標顯示經濟活動已呈現明顯改善的跡象。

該報告指出:「這項領先指標的上升還處在初步階段,而且該指標此前處於較低水平;但我們相信,經濟增長失去動能的最壞情況很可能已成為過去。」

集裝箱港口出貨量、用電量以及汽車銷售量數據均表明,經濟活動放緩勢頭已得到遏制。上周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官方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從4月份的50.4上升至50.8,創下5個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國政策制定者出台更多支持措施(形式很可能是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或許有助於鞏固經濟復甦勢頭,並抵消疲弱的房地產市場所帶來的風險。5月份,恒生中國企業指數(Hang Seng China Enterprises Index)上漲了4%,多少表明市場信心正在改善。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國經濟狀況好轉,這可能會促使人民幣看空人士進行反思。法國東方匯理銀行(Crédit Agricole CIB)的策略師高大力(Dariusz Kowalczyk)表示,現在正是押注於人民幣回彈的良機。他在最近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從技術面來看,人民幣的負面因素已經出盡,而基本面因素正在好轉。」

譯者/邢嵬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