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亞洲經濟

亞洲變了

FT亞洲版主編皮林:中國經濟放緩、需求從「礦業轉向餐飲」、資本撤出新興國家、債務累積,一系列經濟和政治變化,讓亞洲開始進入一個新階段。

菲律賓的中期增長前景可能比中國更好。從北京到吉隆坡,對奶酪的需求超過了對鐵礦石的需求。尼赫魯-甘地(Nehru-Gandhi)家族失去了對印度的控制權。在這個完全讓人看不懂的亞洲世界裡,人們唯一覺得熟悉的事情是,泰國的將軍們再次掌權。

對於幅員遼闊、各地差異極大的亞洲地區,人們所能說的是,它正處於不斷變化之中。亞洲過去多年所落入的模式一直還算可以預測,但現在變化的齒輪正在嘎嘎作響。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亞洲有數個「恆量」本來一直沒有變過。

中國迅速發展,成為亞洲地區的增長引擎。西方國家開動印鈔機產生的廉價貨幣和低利率,讓許多亞洲國家能夠大肆借貸,從而刺激了必要的內需,抵消了出口低迷的影響。除了緬甸等少數幾個國家以外,亞洲各國的國內政治局勢相當穩定。現在,上述幾點都發生了變化。亞洲地區正在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卡門•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在研究金融危機方面頗有建樹。她表示,「有史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資本流動盛宴」已經結束——從2008年到2013年,這一盛宴支持了許多亞洲新興國家經濟的活躍發展。迫使資本流出西方、尋求更高收益率的「推動」因素正在發生逆轉。而資本從亞洲新興國家撤出,將不會伴隨對其出口產品需求的補償性上升。

萊因哈特表示,由於巨額債務負擔的影響,西方經濟將會復甦乏力。令人震驚的是,至少在2018年以前,部分西方經濟體將不會恢復至2008年前的產值水平。這將讓許多亞洲經濟體的生活水準更快地趨近西方國家。但它也意味着西方經濟復甦在很大程度上將是不產生貿易的。

一些亞洲經濟體可能前路崎嶇。大多數亞洲國家擁有巨額外匯儲備——外匯儲備匱乏是上次亞洲金融危機的主要原因。但閃電不會兩次擊中同一個地方。新問題可能產生於私人債務的累積,這是多年寬鬆貨幣的結果。萊因哈特著重指出了韓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和香港,它們的債務與產值之比分別達到103%、105%、127%、134%以及驚人的208%。

她說,由於存在「地方債務的灰色世界」,中國內地數據過於不透明而無法計算。再加上中國異常高的投資率,她懷疑北京方面是否有能力把控好一次軟着陸。如果中國經濟增長果真比預期更快地放緩,她預計隨着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危機將會蔓延,新興市場將普遍被調整評級。

即便你不認同亞洲經濟增長迅速放緩或可能發生金融危機的觀點,也會同意亞洲已經改變。現在,名列亞洲最佳表現經濟體名單的,是一些人們意想不到的國家。亞洲地區常年表現落後的菲律賓,現在經濟增速達到7%。菲律賓債務少、通脹低,勞動人口年輕且不斷擴大,這將讓該國經濟增長率每年增加1個百分點,正如中國勞動人口日益減少將讓其經濟增速每年下降0.4個百分點一樣。多年戰亂不斷的斯里蘭卡的經濟增長率也達到了7%。似乎是要突顯這種變化的衝擊,日本的經濟增長率達到5.9%,超過了印度,即便這只是稅收政策改變帶來的一個季度的調整。

正如一位分析師所稱的那樣,隨着中國逐漸從投資主導型轉向消費驅動型增長,需求正從「礦業轉向餐飲」。隨着硬性大宗商品超級周期的結束,軟性大宗商品(牛奶、肉類、魚和穀物)的溢價上升。去年,新西蘭的經濟增速超過了澳大利亞。亞洲日益增長的中產階級對乳製品的需求非常大,以至於爆發了「奶酪戰爭」——一些公司為了有機會弄到一些奶酪,支付了讓人意想不到的價格。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