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人民幣國際化需要新引擎

新加坡華僑銀行謝棟銘:當單邊升值預期和無風險利差均面臨終結,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在於會否成為全球範圍投資貨幣,這與中國資本帳戶開放的中期目標不謀而合。

2009年7月以來,人民幣離岸市場經歷了四年多的高速發展。在香港、新加坡和台灣三大人民幣離岸中心中,包括銀行存款、存款證和債券在內的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已經超過2兆元。人民幣升值預期、利差以及企業財務成本便利,可謂過去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驅動力。隨着今年人民幣雙向波動明顯加大,短期內人民幣快速貶值,未來人民幣國際化路線將不能再局限於升值預期。

人民幣已經成為重要的全球貿易貨幣

筆者一直認為人民幣國際化有兩大終極目標,那就是在全球範圍內擴大人民幣貿易結算以及最終用人民幣定價大宗商品,依然筆者持有相同的觀點。在中國政府和私人部門過去幾年的積極推動下,人民幣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貿易貨幣。根據我們的估算,2013年中國貿易中大約18%的跨境貿易是以人民幣結算的,而在2009年時基本接近零。而今年一季度,這一比例更是大幅上升至28%左右,已經接近日本推動日元國際化時本幣結算量的高點。儘管目前人民幣貿易結算還是主要圍繞着中國的雙邊貿易上,但不可否認的是,人民幣已經崛起為全球範圍內的重要貿易貨幣。

此外,中國政府正繼續在亞洲以外地區積極地推廣人民幣貿易結算。剛剛於3月28日簽署的中德人民幣清算和結算備忘錄,更顯示了中國在歐洲擴大人民幣使用範圍的決心。法蘭克福作為黑馬成功摘下歐洲第一個官方意義上的人民幣離岸中心,讓人有些意外,畢竟投資者更多將目光集中在倫敦、盧森堡等那些最早開展人民幣業務的城市。但從貿易角度來看的話,法蘭克福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可謂實至名歸。歐盟作為中國2013年的最大貿易夥伴,其中30%的貿易來自德國,而德國也是歐洲大陸上唯一對中國有巨大貿易順差的大國,這個順差在2013年更是達到創紀錄的268億美元。這也使得德國成為推廣人民幣貿易結算的理想對象,而龐大的貿易順差使得德國(類似於台灣)更容易讓人民幣沉澱下來,從而快速地在當地構建人民幣離岸市場。

離開人民幣升值預期的國際化

不得不承認,人民幣的低波動率和可預見性的緩步升值模式是過去支持其國際化發展的主要因素。近期人民幣波動的上升以及未來走勢的不可預見性,可能會讓參與者短暫不適應,不排除會放緩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發展。在2012年3月到7月間,受歐債危機影響,人民幣也曾經出現過差不多4個月的階段性貶值,當時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存款量一度停滯不前。雖然2012年匯率出現波動,但在人民幣和美元利差的推動下,人民幣在貿易領域的使用上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當前的環境和2012年有相似之處,目前貶值雖然已經超過2012年貶值幅度,但是還不足以抵消由利差帶來的收益。鑒於美聯儲可能最早在2015年下半年開始加息,而中國資本帳戶2015年不太可能會完全開放,人民幣和美元利差以及境內、離岸人民幣利差在未來一年將會繼續持續一段時間,並成為支持人民幣國際化的因素。

人民幣貶值是把雙刃劍,在帶來挑戰的同時也帶來離岸市場發展新機遇。首先,人民幣波動率的上升有利於未來結構性產品的構建,金融機構可以通過提供高收益的人民幣計價金融產品來部分彌補人民幣波動帶來的不穩定性。第二,人民幣的雙向波動有利於發展離岸人民幣貸款市場,香港離岸人民幣貸款餘額由2012年的790億元大幅上升至2013年的1156億元,但是相對離岸人民幣存款和債券市場規模依然偏小。目前的人民幣貸款需求更多來自跨境套利因素。隨着去年離岸人民幣基準利率(CNH HIBOR)推出以及流動性的好轉,人民幣不再單邊升值,這可能會帶來更多真正的離岸人民幣貸款需求,從而讓離岸人民幣成為幫助企業在全球擴張的真正融資貨幣。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