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斯諾登

美國指控中國網絡竊密將遭反擊

雖然美國指控中國通過網絡入侵竊取貿易機密,但斯諾登所泄露的文件表明,美國曾利用間諜活動為貿易談判贏取更強籌碼,這可能會為中國反擊美國提供彈藥。

就在不到一年前,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加利福尼亞接待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雙方開展了8小時的會晤。在那之後,一位資深美國官員曾宣布,美國對網絡竊密的關切目前是兩國間「相互關係的核心問題」。

就在雙方會晤前幾個小時,在香港一家旅館,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做出一系列關於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爆料。斯諾登的爆料極大削弱了奧巴馬政府在黑客問題上向中國施加的努力。

昨天,奧巴馬政府試圖再次掌握主動權,公布了對中國軍方五名成員的起訴書,指控他們從美國公司竊取貿易機密。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西部地區檢察官戴維•希克頓(David Hickton)表示:「這是21世紀的入戶盜竊。」

這些起訴書里包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通緝網頁上的中國軍官的照片。它們的出爐表示美國陡然加強了行動力度,以阻止中國政府採取被其稱為系統地竊取重要商業信息的行為。

昨天,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表示:「對於任何試圖非法損害美國企業、破壞自由市場中誠信公平競爭的國家,美國政府不會容忍其行為。」

不過,就在奧巴馬政府試圖點名抨擊中國黑客的過程中,一個對他們來說很棘手的問題是,斯諾登關於NSA行為的爆料是否會為中國提供反擊美國的彈藥。

火眼(FireEye)首席安全策略師理查德•貝基特里奇(Richard Bejtlich)表示:「這似乎是一種向中國施加更多壓力、以阻止該國從私營公司竊取機密的方式。不過這麼做可能會遭到中國的報復。」

通過公布這些起訴書,奧巴馬政府意在強調他們幾年來始終試圖採取的一種說法:正如美國官員所承認的,所有國家都在開展間諜活動。

不過他們聲稱,在他們所稱的「利用網絡的經濟盜竊行為」方面,中國最突出。中國的情報官員或軍官會利用黑客行為竊取貿易機密或商業敏感信息,並將這些信息遞交給中國的國有企業。

霍爾德表示:「我們收集情報不是為了令美國企業獲得競爭優勢。」

起訴書將矛頭對準被稱為61398部隊的中國軍方機構。該機構位於上海市中心一座辦公樓內,它的身份首次曝光是出自去年安全公司曼迪昂特(Mandiant)發布的一份報告。曼迪昂特後來被火眼收購。

根據起訴書,其中一名中國軍官在2010年趁西屋(Westinghouse)與一家中國國有企業協商發電廠建造合同的條款時,竊取西屋發電廠情報。而在另一起案件中,美國指控中國軍官竊取太陽能世界公司(SolarWorld)的情報,包括現金流、定價以及貿易訴訟,而當時美國政府正在譴責中國向美國市場傾銷低成本太陽能產品。

根據曼迪昂特的報告,昨日被起訴的軍官之一王東(音)曾使用過 「Ugly Gorilla」(丑猩猩)這一網絡化名。

中國政府當即否認上述指控,稱之為「捏造」。

中國外交部表示:「中國政府和軍隊及其相關人員從不從事或參與通過網絡竊取商業秘密活動。」

雖然這幾名中國軍官前往美國面對指控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美國政府希望所舉出的這些證據能夠向中國起到某種形式的威懾作用。美國官員昨日鄭重聲明要發起進一步起訴。

然而,美國面臨的風險之一便是斯諾登(目前在俄羅斯避難)所泄露的文件,將給中國提供向美國發難的機會,中國政府可指控美國的一些行為在本質上並無二致。

根據斯諾登所泄露的一份文件(最初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和《明鏡周刊》(Der Spiegel)上曝光),NSA曾在中國電信設備公司華為(Huawei)所生產的網絡設備和組件中植入「後門」,從而獲取華為高管之間的談話信息。

根據其他文件的揭示,美國還在本土公司製造的路由器和其他設備中植入相同的竊聽器。

雖然美國的起訴書指控中國通過網絡入侵獲取貿易訴訟的優勢,但斯諾登所泄露的文件表明美國曾利用間諜活動為貿易談判贏取更強籌碼。

譯者/何黎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