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台灣

台灣學運暴露兩岸深層危機

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研究員笑蜀:大陸對台統戰越成功,台灣社會的恐懼和焦慮就越強烈,太陽花學運則是多年恐懼和焦慮累積的總爆發。服貿不過是導火線而已。

台北論壇董事長蘇起4月1日帶團訪問大陸,與國台辦、商務部等部門交流。談到太陽花學運,大陸官員很困惑。商務部一位官員就說:服貿協議規定的台灣對大陸開放的項目,要麼早已開放,要麼是早已適用其他國家的待遇;且大陸對台灣的要求不多,實在無法理解台灣為何有這樣的反彈。大陸當局的這種困惑,實際是對台灣民意的隔膜。但隔膜的豈止是大陸當局。

兩岸當局都難讀懂「太陽花」

純就經濟而言,大陸官員說的可能不差。服貿對台灣服務業可能尤其利好,因為沒有獨特資源、製造業也不強悍的台灣,競爭力最強的就是服務業。若服貿協議生效,則整個大陸市場,都可能向台灣服務業開放,堪稱台灣經濟的大突破。

必須承認,今日之中國經濟,較十多年前已大不同。今日中國經濟不再限於加工製造業,而意味著巨大市場,空前強悍的購買力,其誘惑越來越不可抗拒。且不談資本家,就連各國名流包括大知識分子,都紛紛來中國「打躬作揖」,用自己的話語權做交換,但求在中國市場分杯羹。這現象用三個字概括,或可叫做「吃中國」。「吃中國」之人頭洶湧,已蔚為壯觀。

於中國當局來說,國內巨大的市場有如經濟上的三峽水庫,閘門朝誰開、灌溉誰的田園,全憑一己好惡,是其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利器。就此而言,經濟與政治、市場與統戰,本不可分。中國當局的經濟統戰大致分三個層次:最低層次是直接送錢,如每年上千億美金的對外援助,大多針對沒有自我造血功能的落後國家;其次是送訂單,比如買美國波音、買法國空客;最高層次則是開放市場尤其高端服務業。

服貿的最大看點,即是大陸服務業、金融業對台開放,等於給台灣送去一個大禮包。顯然大陸最高當局下了最大決心,要以兩岸關係的歷史性突破作為自己任內最大成就,以奠定其個人的歷史地位,為此不惜血本。在大陸最高當局看來,既然十八屆三中全會已確定了經濟全面自由化的總方針,大陸服務業包括高端服務業的開放就是遲早的事。與其先向歐美開放,不如先向同文同種的台灣開放,讓台灣服務業在大陸先聲奪人,即吸引大陸經濟三峽之水灌溉台灣服務業,打造兩岸經濟共同體,再向歐美開放不遲。

在大陸當局看來,這樣做一定是投台灣所好,畢竟台灣內需市場太小,經濟上幾乎完全沒有規模和腹地可言。破天荒地讓大陸服務業尤其高端服務業首先對台開放,讓台灣一舉解決經濟腹地問題,在大陸當局看來無疑是空前大手筆,台灣民眾和台灣輿論,理應喜出望外感恩戴德才是。

大陸的動人承諾,給了馬英九政府「拼經濟」的最大希望,也讓馬英九政府有了最大動力,不惜一切代價為服貿保駕護航。馬英九第二任後期,聲望急劇下跌,惡評如潮,而有「九趴」總統之譏,執政合法性也大打折扣。且台灣經濟萎縮十多年,有如泥潭困獸,這是台灣最大的焦慮之一,也被馬英九視為力挽狂瀾的突破口。馬英九政府只剩兩年時間,若能在最後兩年通過服貿給台灣經濟帶去活力和前景,在馬英九看來也算對得起台灣父老,可以挽回自己的聲譽。若百尺竿頭再進一步,跟大陸簽署和平協議,確保兩岸和平的永續,自己就更可以名垂青史了。這就註定了服貿協議必然是馬英九執政後期政治上決定性的一役,必然為此投入全部力量。馬英九堅信,只要闖過了服貿這個要隘,後面一定是坦途。前面多少的困頓、屈辱,都可以得到補償。台灣父老一定會深深感激他為台灣的付出尤其為台灣經濟的付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