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歐元區

「不惜代價」能拯救歐元?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現在宣告歐洲央行行長贏得歐元保衛戰為時過早,歐元區仍面臨深層次的經濟和政治問題,而這些問題都超出了德拉吉的控制範圍。

「不惜代價。」(Whatever it takes.)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力圖拯救歐元的這句宣示,或許是凱撒(Julius Caesar)的「我來,我見,我征服」(veni, vidi, vici)以來,由一個羅馬人發出的最有力的三字宣言。

歐洲央行(ECB)行長的這番話發表於2012年7月,他還煞有介事、似帶威脅地補了一句:「相信我,力度將足夠大。」近兩年後,德拉吉的干預被廣泛視為歐元危機的轉折點。2012年夏天尖叫著逃離歐元區的投資者如今爭相回來了。

然而,不管一窩蜂的投資者怎麼想,宣告德拉吉已經贏得歐元保衛戰還為時過早。歐元區仍在深層次面臨根本的經濟和政治問題,這些問題超出德拉吉及其同事們的控制範圍。

德拉吉的功勞在於為歐元爭取到了時間。西班牙、義大利乃至希臘的借債成本均大幅下降,緩解了這些國家的經濟和政府財政壓力。但許多歐元區國家的基本經濟狀況仍然嚴峻。長期低迷的政治後果只是剛剛開始顯現。

最近,我問歐洲最具影響力的政策制定者之一:歐元危機是否已經結束?他回答:「不,它只是在從外圍向核心轉移。」理由是,雖然對葡萄牙、希臘、愛爾蘭和西班牙的擔憂減緩,但對義大利乃至法國的擔憂實際上應該正在加劇。義大利的統計數字尤其令人震驚。自2008年危機爆發以來,義大利喪失了25%的工業產能,而義大利高級官員表示,實際失業率水平為15%左右。義大利實施經濟刺激的空間受到歐盟(EU)規則的約束,也受到該國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超過130%的限制。法國的經濟數據沒有那麼黯淡,但失業率也達到兩位數,國家債務與GDP之比逼近100%的標誌性水平。

好消息是,意法兩國剛剛任命了號召力強、持自由主義經濟立場的新總理。不過,雖然義大利總理馬特奧•倫齊(Matteo Renzi)和法國總理馬努埃爾•瓦爾斯(Manuel Valls)就政治人物而言人氣相對較高,但兩人所在的國家在抵制自由主義經濟改革方面是出了名的,同時兩國國內非自由主義、反正統的政黨獲得的支持與日俱增。倫齊能否藉助他的年輕活力衝破系統性的阻礙(這種阻礙曾經挫敗了馬里奧•蒙蒂(Mario Monti)等用意良好的前任總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至於瓦爾斯,他提拔了法國政府中最為張揚的左翼部長阿爾諾•蒙特布爾(Arnaud Montebourg),已經令經濟自由派感到擔心。

義大利和法國的兩位新總理還受到外部政治因素的威脅——即與歐盟的潛在衝突,以及烏克蘭事件的潛在震蕩。

對於歐盟施加、德國監督的預算限制,意法兩國日益不滿。

倫齊辯稱,義大利的問題不是赤字支出,而是缺乏經濟增長,這使得它的債務負擔更為沉重。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據說曾經爭辯道:歐盟要麼看到一個赤字超過GDP的3%、但活力四射的法國,要麼看到一個成功滿足歐盟赤字限制、但死氣沉沉的法國。不過,這些論點很難贏得德國的同情。

另一場鬥爭正在逼近:德拉吉和歐洲央行能否通過歐洲版的量化寬鬆對抗通縮威脅?德拉吉似乎傾向於採取這種政策。但他同樣面臨德國的嚴重懷疑;德國財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生硬地堅稱,歐洲沒有通縮問題。的確,德拉吉的處境有其矛盾之處:儘管他被金融市場和歐洲大部分地區視為英雄,但他仍受到德國經濟體制內不少人的深切懷疑,而德國恰恰是德拉吉所居住的國家。據信德拉吉對這種狀況感到厭倦。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