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兩岸關係

台灣是面破碎的鏡子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鄭東陽:台灣雖然沒有左翼政黨,卻在民粹化,而大陸因素讓民粹派看起來更有道德優勢。台灣內部對任何公共政策都有分歧,不僅僅是兩岸議題。

坦白說,以台灣今天的文明程度,流血和暴力鎮壓幾乎不可能出現。至於社會運動應該把握到什麼程度?是否應該尊重民選政府、尊崇體制?而糾正其偏差又該採取什麼行動?佔領立法院和攻陷行政院是否是很好方式?學生的社會運動能不能代表台灣人民?動用警察權強制驅離學生是否有正當性?都值得探討。

美國社會學者赫希曼認為,面對一個國家地區或者組織的衰落時,一般有三種選擇:忠誠、呼籲、退出。顯然學生們的訴求屬於呼籲。代議制政府也有失靈的時候,可以呼籲,抗議,但糾正方式並不僅僅只是如此。台灣不是大陸,驅離學生有本質不同。除非你在質疑當年大多數人選舉出的馬英九政府的合法性,但若是如此,你可以去推翻,甚至對公權力訴諸暴力。

我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是出於自己的判斷,又有多少是搭便車來表達自己的不滿。馬英九危機公關能力飽受批評,而且缺乏政治智慧,這樣的結果除讓大陸微博上的腦殘粉雀躍外,哪一方都不討好。至於一些台灣媒體發表的「台灣民主法治最敗壞的一天」的看法,則有點上綱上線,更不利於問題的解決。

台灣問題癥結是「與捆綁了十億消費者的威權政體打交道」

撤回服貿、重啟談判再所難免。但怎麼能夠與大陸簽一個不損主權又保經濟成長的協議,對當下的台灣,是個無解的難題。不簽又能怎麼辦,能提出一個替代的經濟成長政策麼?作為一個幾乎完全靠貿易的經濟體,台灣能放着身邊巨大的經濟體不開放嗎?

即使民進黨在未來幾年內,在所有的選舉中大獲全勝,完全執政,也很難改變兩岸關係不斷拉近的長期趨勢。

台灣經濟依賴於貿易,而大陸是其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也是台灣巨額貿易順差的來源。在台灣製造企業的供應鏈中,大陸處於中心地位。台灣的對外直接投資中,有80%流向中國大陸。除了這種經濟上的互相依賴之外,大陸還在以許多其他方式對台灣施加影響力,造成難以長期抵禦的局面。與台灣隔海相望的大陸區域依然布有導彈,大陸施加的影響,包括雙邊和地區性經濟協議,制約了台灣的國際空間。服務貿易協議便是如此,馬英九政府稱,沒有這一協議,台灣就不能與其他國家和貿易組織簽訂協議,比如以美國為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組織。

大陸對台政策也會左右在大陸有投資和固定資產的數十萬台商的政治選擇,這些台商有不少是巨頭。過去兩岸達成的許多共識,也許只能說是國共共識,或者說是「郭台銘共識」,因此馬英九才會不斷被質疑。

理論上,這很正常,民主社會裡,商業巨頭本身就有影響政策的能力,歐美也是如此,一些跨國巨頭公司也遊說國會,讓當局做出有利於自己的對華政策。但因兩岸關係的特殊性,使得這種讓步有可能是致命的。比如2012年大選期間,一些商業巨頭在臨近投票前公開表達了對馬英九的支持以及對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擔憂。自從台商蔡衍明入主台灣著名的傳媒集團旺旺中時後,這家媒體變得比大陸在香港投資的那些左派媒體還無操守。

面對這些強大的壓力,台灣能做的事情很有限。唯一用來說服國際社會以及大陸民眾的是其成熟的民主社會制度、較為先進的社會治理經驗。任何一個主政台北的領導人,維持現狀時,都可以有理有據地指出,政府只是在遵從公眾的意見。這也是台灣最大的籌碼,兩岸關係緩和貿易正常化,受益的其實不僅僅是學生們批評的財團。不少大陸民眾因為這種正常化,得以認識CCTV以外的台灣,甚至對台灣現狀投以羨慕之情。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