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股市

新股發行改革勿再挑戰市場底線

FT中文網編輯馮濤:一邊是「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一邊是「政府更好地發揮作用」,此次新股發行改革自相矛盾之處盡現,受挫的市場背後,市場化方向面臨再抉擇。

一邊是「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一邊是「政府更好地發揮作用」。這句話用來形容中國新股IPO改革再合適不過。

2014年伊始,闊別一年多的新股IPO率先回到投資者視線中。從IPO重啟至本周一14個交易日中,A股市場市值蒸發逾兆,新股井噴式發行的同時,上證綜指卻不斷的創出新低,周一滬市重回「1」時代。去年11月中國證監會推出旨在市場化方向的新股發行改革措施,但是從推出後的實際效果看,不僅老問題未能得到充分緩解,甚至出現惡化之勢,中國IPO新問題也繼踵而至。從而出現了政府行政之手「被迫」重現江湖的尷尬之舉。

江蘇奧賽康藥業於網上申購前夕暫緩發行;當日中國證監會表示,新股發行市場化不代表放任自流,並於第三日晚間推出加強新股發行監管的新規定。新規出台後,匯金股份、東方網力、綠盟科技、恆華科技及慈銘體檢,五家公司相繼發布暫緩新股發行或推遲刊登發行公告;晶方科技申購當日緊急叫停;中國證監會啟動新股發行過程的抽查,涉及13家主承銷商及44家機構;陝西煤業IPO籌資規模減半;紐威股份上市首日被臨時停牌;宏良股份暫停IPO發行;媒體質疑我武生物網下發行內幕。

此次IPO重啟折戟告訴我們:新股發行改革即使方向是正確的,但如果監管層在政策推出前,不能充分預估到市場可能出現的過激反應,同時政策出台後市場出現與政策初衷相悖的新問題時候,監管層沒有準備相應的應急措施,或者說保持足夠的「容忍度」,試圖再次通過行政之手進行亡羊補牢式糾錯,只能說明一點:去年11月推出的新股發行改革措施是失敗的,並且不由讓人對其產生「偽市場化」的疑問。實踐證明,希望讓各方利益都滿意的平衡方案是不存在的。

此次IPO按照市場化的方向重啟,實際上有些問題是可以也應該預見的。比如新股市場化改革無法短期內從根本上解決新股「三高」(高價發行、高市盈率、超高募集資金)問題。奧賽康原定發行價每股72.99元人民幣,發行市盈率高達67倍,高於55.31倍的創業板醫藥製造業市盈率,也高於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IPO新政後新股定價賦予了主承銷商和發行人更大的主動權,在奧賽康初步詢價期間,主承銷商完全有權力通過技術手段將過高的報價部分剔除,以保證新股定價相對合理,但是從結果看,顯然他們沒有這麼做。雖然程序上完全合規,但相比於創業板相關行業公司的市盈率,奧賽康定價明顯偏高。但監管機構臨時叫停奧賽康IPO的行為,則需要打上一個問號。是事先對問題預計不足病急亂投醫,還是說對市場化的陣痛因噎廢食?

再如,IPO暫停超過一年,堆積大量希望上市的企業,當閘門重開,如此快節奏的新股發行,市場消化以及承受能力勢必會面臨嚴峻的考驗;同時,投資者短時間面對諸多新股,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對其質素做出合理判斷,這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市場的投機氛圍,並且大量企業集中發行,加固了投資者心中中國股市圈錢的印象。

還有,日前中國證監會緊急發布《關於加強新股發行監管的措施》,內容涉及對新股IPO詢價和路演過程進行抽查等,隨後多家準備上市的企業發布暫緩IPO的公告,同時因發行人出現信訪待核查事項,晶方科技暫停IPO;因財務數據遭媒體質疑,宏良股份暫緩IPO。監管制度的完善以及力度的加強,使得待上市企業自查取得一定的效果,但也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目前待上市公司仍存在較多的問題。企業上市過程中,較低的違法違規成本促使它們鋌而走險,這不能不說是監管層對新股改革過程中的法律問題存在疏忽。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