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金融監管

金融「現實」帶來觀念轉變

FT專欄作家邰蒂:過去5年里,金融「現實」令投資者的傳統觀念發生轉變。本文列舉一位西方央行高管總結的八點變化,希望讀者藉此反思。

80年前,經濟學家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據說有過一句著名言論:「當現實發生變化時,我的想法也會產生變化;您呢?」投資者們或許應該考慮一下凱恩斯的提問,因為回顧過去5年,全球金融「現實」確實發生了一些改變。

理所當然的,這種改變令多數投資者的觀點也發生了明顯轉變。沒人再認定次級抵押債券是安全的,也沒人再輕信AAA信用評級。他們不再認為大銀行不會倒,或者西方央行不可能維持零利率。

上述明顯的觀念轉變確實引人注目,但我們的思想是如何微妙而緩慢地改變的呢,或許這才更值得關注。投資者對於傳統觀念,或是相關默認假設,通常不大會加以仔細思考;畢竟,沒人想承認自己是個人認知環境的產物。

不過,一位傑出的西方央行高管最近進行了一項個人腦力訓練,以探究自己的傳統觀點(還有他同事的)在過去十年是如何轉變的。儘管他任職的央行不願我透露其身份(很可惜),但他的見解值得分享,因為他的反思或許會激發我們所有人展開同樣的腦力訓練。

「越大」並不意味着「越好」

那麼這位央行高管都反思了哪些觀點呢?他提出了如下八點,排名不分先後。

第一,越大不再意味着越好。2008年前,投資者說到那些大銀行(比如花旗集團(Citigroup))或銀行系統激進擴張的國家(比如冰島)時,不禁會嘖嘖稱讚。現在不會了;現在我們知道,規模經濟有時是種錯覺。

第二,人們不再認為金融市場可以自我穩定。恰恰相反,據這位央行高管所言,它倒時常「自我毀滅」。事實證明,就連前美聯儲(FED)主席、「自我穩定」派的老前輩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如今提到銀行的行為時也語帶憂慮。

第三,我們知道當金融出了問題時,納稅人就成了砧板上的魚肉;沒人再抱着渺茫的希望,幻想揮動魔法棒就能將問題一掃而光。只要看看從2008年起,主權信用評級與銀行信用評級,或是信用違約互換(CDS)的價格是如何糾纏不清就明白了。

第四,槓桿很重要。2008年以前,這個問題貌似無足輕重,或是太離奇;以至於2007年初,幾個歐洲從事資產證券化的銀行家組建一支業餘搖滾樂隊時,命名為「槓桿」(Da Leverage)來打趣。然而現如今,沒人再敢嘲笑這個「L」打頭的單詞。

第五,流動性(liquidity)也很重要。2008年以前,如果有人擔心這第二個「L」打頭的問題,也會顯得很離奇;畢竟金融創新看起來將大多數資產類別都「流動化」了。而如今人人都知道流動性會消失不見,且通常還是在最被需要的時候。

政府的角色

第六,泡沫不僅存在於浴缸里。2008年以前,政策制定者們老是以為,他們可以在泡沫出現後將之清理乾淨,而無需提前干預。現在他們不再這麼想了。

第七,結構性解決方案並不是禁忌。2008年以前,如果有人建議,政策制定者或許應該以政策干預來刻意影響金融的發展方向,簡直可謂荒唐不經。現如今,就連右翼人士都認為限制銀行的規模和行為是合理的,而左翼人士當然希望進一步加強控制。

第八,影子不應再是影子。以前,非銀行金融部門通常受到忽視。如今的政策制定者和投資者則都想將聚光燈照向影子銀行,連政府(反應太遲)也希望建立起控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