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信息安全

FT社評:互聯網企業應對用戶數據負責

雖然在政府過度監控的問題上不應苛責持有大數據的企業,但企業也應在保護用戶隱私方面多用些心思,不能把問題完全歸咎於情報人員。

當大數據遭遇四處窺視的擾人政府時,公民自由意志論者的噩夢就到來了。今年一連串有關美國政府過度監聽的爆料在告訴人們,在公民社會中將如此多的個人信息集中於少數主宰數字時代的數據公司手中,風險巨大。

就在本月,多數美國互聯網大企業都加入了呼籲政府有所收斂的隊伍。但這種聯合行動在過去收效甚微:五年前曾出現過一個類似的反對互聯網審查和政府侵犯公民隱私的「統一戰線」,名為「全球網絡倡議」(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但並未取得多少成果。如今,是時候讓互聯網企業正視一下自己的責任了。

數據收集量的指數式增長要求更有效的應對方法。目前已經出現了許多收集數據的新設備,包括:智能手錶這類「可穿戴設備」,能隨身收集大量與個人有密切關係的數據;數十億個嵌入「物聯網」的傳感器,可隨時跟蹤周邊世界的微小細節;還有能對人和場所進行監控的機器人和無人機,。

凌駕於這道數據風景線之上的谷歌(Google)們和Facebook們,不能為迫使他們交出用戶信息的法律負責。但更麻煩的問題在於此事給人們造成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互聯網企業對所掌控的數據漫不經心,也沒有儘力為用戶的權利與政府的濫權行為作鬥爭。

在線廣告經濟依賴的就是收集儘可能多的用戶信息,方能對用戶的偏好做出更精準的判斷。這種做法正中情報機構下懷,對他們來說各種數據池是充滿誘惑的狩獵場。谷歌和雅虎(Yahoo)對網絡上大批量發送的數據未予加密,而且這些數據常常是通過從其他公司租用的線路傳遞的。這些都為情報機構截取數據提供了可乘之機,並反映出企業對這類數據不夠上心。

更糟糕的是,部分企業可能在政府的全面監聽中默默扮演了共謀的角色。經驗表明,不是所有企業都準備與政府對峙。2006年,幾家企業都曾屈服於美國政府的要求,交出了互聯網搜索數據,只有谷歌抵制了這一行為。如今,在政府監聽的問題上,很難想象各企業不會出現同樣的分野——既有堅決抵制的「硬骨頭」,也有順從政府要求的「軟骨頭」。

當互聯網企業成為規模空前的信息池,他們必須採取更嚴格的措施保護用戶利益。一方面要重新思考企業應保留多少數據,保留多長時間。另外,用戶應有權得知他們的何種信息將被存儲,同時還應有權刪除更多數據。

如果說就連谷歌這樣的尖端企業都易於被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侵入,那麼顯然應重新考慮一下個人數據的安保程序了。對於企業的內部安全和合規程序,包括企業在何種情況下會向政府提交信息,建立獨立監督及面向用戶的報告機制可能也是一種合理措施。

至於巴西這些國家提出的與其公民有關的數據須存儲需在本國境內的要求,則有些矯枉過正。這麼做可能會削弱開放的、全球性的互聯網所帶來的好處。然而,對於這類想法,企業只是不假思索地予以否定是不夠的:企業應考慮將所持數據分隔管理的辦法,以更好地保護用戶權益——即使這麼做可能削弱企業現有商業模式。但如果他們做不到這一點,呼籲分拆大規模數據池的呼聲將越來越大。那時企業將不能再把民眾的反對完全歸咎於情報人員了。

譯者/簡易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