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朝鮮

張成澤的下場為何令中國不安?

美國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張成澤生前被中國和韓國安全部門視為觀察朝鮮走向的風向標。平壤的野蠻舉動和挑釁行為正越發讓中國擔憂,張成澤的結局只會加劇這種憂慮。

朝鮮曾經的二號人物、結局不佳的張成澤(Jang Song-Taek)及其一些重要助手被公開而無情地處決,這或者是金正恩(Kim Jong-un)鞏固其無可匹敵權力的計劃的一部分,或者是對張成澤企圖煽動軍事政變、推翻年輕領導人的報復,或者是對其「勉強拍手應付」的懲罰(官方在對張成澤的冗長指控中提到了這一點)。

官方宣傳機構以不留餘地的最強烈措辭譴責張成澤:「狗不如的人間渣滓張成澤背叛黨和領袖天大的信任和深恩的栽培,犯下了令人髮指的大逆行為,」官方的朝鮮中央通訊社宣告。「判決書的每句是朝鮮軍民給予反黨反革命分子、惡毒的政治野心家、陰謀家張成澤的狠狠的鐵錘。」

封閉的極權國家的問題是,我們不可能真正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張成澤得到的判決,或許是因為上述原因的某種組合,也可能是因為「偉大繼承人」(金正恩有時被冠以這個稱號,以便向天下提醒他的血統)在檢閱閱兵期間側頭一瞥時,不喜歡他的眼神。這種可怕的展示既讓我們感到驚懼,也促使我們更仔細地觀察:在東北亞已成為全球經濟駕駛艙的21世紀,這種亞洲特色的霍布斯(Hobbes)和奧威爾(Orwell)的混合體怎麼有可能存在?

張成澤生前被中國和韓國安全部門視為觀察朝鮮走向的某種風向標式的人物。他的沉浮將告訴我們這個國家的走向。他長期被視為朝鮮精英階層中經驗最豐富、最具世界眼光的成員,也是置身於最有利地位的官員,或許有可能幫助這個與世隔絕的國家逐步走上開放和改革之路。張成澤與金正恩的姑姑結婚並被授予軍事榮譽和特權,被某些人認為幾乎就是金氏家族的人,而這並未讓他免於一死。實際上,他是中國的寵兒,是北京方面唯一抱有信心(或者期待)的平壤高官。既然他已被處決,北京高層的不安情緒明顯上升。

有跡象表明,平壤的野蠻舉動及其對鄰國的挑釁越來越讓中國感到擔憂。張成澤的下場只會加劇這種擔憂。屢次進行核試驗、擊沉韓國軍艦、炮轟爭議島嶼以及多次進行導彈試驗和軍事演習,加劇了中國周邊地區的緊張局勢。它們成為美國及其盟友展開防務現代化和軍事部署背後的驅動因素,這當然不符合一個正在崛起的中國的最佳利益。人們提出了很多理由,說明中國不願支持朝鮮政權更迭。中國當然希望朝鮮充當某種意義上的境外緩衝,並擔心本國邊境地區陷入不穩定。此外,中國還合理地擔憂朝鮮局勢動蕩引發外部勢力的干預,導致深遠的地緣政治誤判和大規模軍事衝突。

但北京方面多半也會對平壤的離奇陰謀和公開審判懷有某種認可和同情。剔除權力世襲和「主體思想」(juche,接近赤貧的朝鮮特色自力更生概念)的獨特特徵後,朝鮮就像是斯大林領導下的蘇聯或者毛澤東領導下的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中國。即便對於當代中國的技術官僚式領導人來說,考慮放棄革命兄弟的後代肯定會感到痛苦,即便是像朝鮮這種極度扭曲,應當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國家。不,中國不會拋棄其意識形態表親和朝鮮戰爭中的戰友,而是會繼續建議耐心、漸進式改革,以及克制,說白了就是往好處想。

張成澤顯然未能靠這種「往好處想」的策略保住老命,他看起來就像是阿瑟•凱斯特勒(Arthur Koestler)在其著作《中午的黑暗》(Darkness at Noon)中描述的主角。與那位名叫盧巴雪夫(Rubashov)的老布爾什維克一樣,張成澤或許隱隱約約知道自己的下場。在朝鮮周密地刪掉張成澤的所有歷史影像之前,認真研究一下張成澤與金正恩的一張合影(現在兩人的合影已經沒有多少了)。在這張張成澤陪同那位仍然胖乎乎的年輕天才訪問一家工廠的照片上,張成澤表情不安地站在後面,似乎知道自己的最終命運,但仍然抱著僥倖心理。

本文作者是亞洲集團(The Asia Group)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董事會成員,曾在2009年至2013年擔任美國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