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朝鮮

張成澤事件與中朝關係變局

中國問題觀察者鄧聿文:雖說專制政權的決策不可用常理去琢磨,但也並不表示其行為就全無理性可言,在關係到政權生存的大問題上,朝鮮還是會遵守理性最大化原則。

「伴君如伴虎」,這句至理名言上周再次在朝鮮得以驗證,平壤大尺度公開張成澤被處決的畫面及罪行,讓世人目睹了封建專制政權極端殘暴的一面。

平壤在三千多字的文稿中,詳細描繪了張成澤結黨營私、製造經濟混亂、賣國、私生活墮落,以及企圖發動政變的罪行,並用「千古逆賊」、「狗都不如的人間渣滓」等侮辱性詞彙來形容這位昔日輔佐少主的「二號」人物。在朝鮮這個極端封閉的國家,如此詳盡地公布張成澤的「不赦之罪」,是極為罕見的,它並不表明平壤有意要引入一點公開化,而是藉此向潛在不忠者及朝鮮民眾施以恐怖統治。

儘管平壤公布了張成澤的「多宗罪」,但外界還是不清楚張觸怒金正恩,引得後者大動殺機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因為清洗「宗派」勢力龐大,且與中國「關係」良好的張成澤,對鞏固金正恩的唯一領導體制乃至朝鮮的穩定發展和更好地融入外部世界,並無好處,所以,只能假定,張成澤確實是犯了金氏王朝的「大忌」,以致不立即處死不足以「解恨」。

那麼,張被斬立決後朝鮮政局會向何演化,特別是朝中關係會呈現一個怎樣的變化,是許多人所關心的。鑒於張的罪名之一是「賣國」,而這裡的「國」指的是中國,一種觀點認為,金正恩對張的整肅、清洗「親華派」有報復中國的意圖,中朝兩國將會經歷一個新的緊張和動蕩期。

北京和平壤近年的關係確實發展不順。考慮到金正恩繼位近兩年竟未訪華遞交「投名狀」,上述看法不無道理。但是,雖說專制政權的決策不可用常理去琢磨,然也並不表示其行為就全無理性可言,尤其在關係到政權生存這樣的大是大非問題上,還是會遵守理性最大化原則。

中朝是戰略盟友——儘管北京對此含糊否認——隱含著北京有義務保證平壤政權的安危。換言之,外界對中朝戰略盟友的解讀,並按這種解讀去制定對朝政策,事實上是平壤政權能夠存活到現在的一個重要外部因素。可以設想,假如朝鮮沒有和中國「鮮血凝成的友誼」,也許美國早已像打薩達姆一樣打金氏家族了,決不會容忍朝鮮發展核武到目前這個地步,而之所以遲遲沒動手修理金氏家族,一個主要因素是顧忌中國的反應。從這個角度看,朝鮮和中國搞壞關係,對平壤政權有百害而無一利,是非常愚蠢的行為。故我認為,金正恩整肅張成澤,後者「親華」色彩不是關鍵,而是他威脅到了金正恩的「一人領導體制」。否則,人們就無法解釋金正恩此前對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李英浩的清洗。

對平壤這個極度封閉和孤獨的政權來說,維繫與北京的良好關係——至少是不能惡化——關乎其內政走向和穩定。某種意義可以說,朝鮮發展對華關係與其內政是一體的。因此,若金正恩決定整肅張成澤,就不能不考慮中國的因素。也就是說,鑒於張表現出的「親華」色彩,金若決定整肅張,要麼他認為,張對中國的重要性其實被外界誇大,中國不會對其行為做出過激反應;要麼他認為,此舉雖然會觸怒中國,但他會向中國進行解釋,並以比張更積極的姿態來發展對華關係,從而消解中國的憤怒。對北京來說,張的重要性是他的主張和行動讓北京滿意,如果金在處決張後同樣甚至比張更積極維繫與北京的關係,北京也沒有什麼理由「大動干戈」。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