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光頭

別把脫髮當回事

與癌症等疾病相比,脫髮並非迫切需要治療的疾病

人們總是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戴著假髮,他最近解釋了自己是如何在沒有投機取巧的情況下擁有這種張揚的棉花糖髮型的。在用海飛絲(Head & Shoulders)洗完頭並讓頭髮自然晾乾之後,這位美國房地產開發商和電視名人「忽前忽後地略微梳了梳頭髮」。他堅持說:「不,這不是把一邊的頭髮勉強地梳到另外一邊來蓋過光頭,也絕對不是假髮。」

特朗普的敏感表明脫髮是一個微妙的話題。這也是一個研究了40多年都沒有解開的科學之謎。但最近有研究者宣布,他們終於能夠在實驗室里讓人類頭髮生長出來。通過培養特定類別的皮膚細胞,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安吉拉•克瑞斯汀娜(Angela Christiano)教授和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的科林•賈荷達(Colin Jahoda)教授——成功促成了新毛囊的生長。

如果毛囊收縮後沒有形成新的毛囊,就會出現脫髮,因此這一發現很快就被認為是治療禿頭癥狀的新手段,對於外科治療脫髮這一全球數十億美元的行業來說,更是具有革命性的意義。未來治療脫髮不需要將毛囊從頭皮後面轉移到前面的那種移植技術,而是可能能夠用一個人自身的細胞直接在頭皮上生成新的毛囊。

只有一個小問題:脫髮不是一種迫切需要治療的疾病。比爾•蓋茨(Bill Gates)今年在倫敦的一次講話中就以禿頂為例,指出在全球衛生醫療投入方面,富人的一些小病開支過度,而窮人患的疾病卻沒有足夠投入。這位微軟聯合創始人兼慈善家指出,每年在禿頂問題上要花費20億美元資金,高於全球投入瘧疾防治的資金。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估測去年在瘧疾防治上的花費是18.4億美元。對愛面子的人來說,失去毛囊或許確實令人煩惱,但由於缺乏蚊帳和抗瘧藥,每年有66萬人(大部分是非洲兒童)死亡。蓋茨將其380億美元慈善基金的重點放在防治瘧疾上,他指責「這種純粹資本主義方式的缺陷」導致了醫療花費中這種荒謬等級的存在。

雖然最新這項有關頭髮的研究主要由部分私有性質的皮膚病學基金會(Dermatology Foundation)提供資金,但也有一些資金來自公共機構,也就是英國醫學研究委員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英文縮寫為MRC)與生物技術和生物科學研究委員會(Biotechnology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MRC還為其提供的45.4萬英鎊辯護,指出這項研究不是以男性禿頂為重點,而是著重於涉及自我康復的基礎生物方法,可能會在癌症治療中得到運用。這項研究還可能使燒傷和創傷患者獲得更好的皮膚移植。

大多數人都會認為,一個燒傷病人比一個患有男性禿頂的中層經理更需要治療。那麼,在緊縮的時代,誰「應該」受益於研究?相應地,科學家應該如何使用研究經費?這一爭論甚至牽涉到了腫瘤學領域。最近《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雜誌上一篇題為「疾病奧運」(The Disease Olympics)的文章就介紹了美國多個遊說團體為各種不同癌症爭奪有限資金的情況。其中一個遊說集團就非常成功,以至於國會差點通過一項法案,安排8.88億美元專款用於胰腺癌研究。但由於科學家的反對,這一提案最終被放棄。

圍繞癌症的爭奪可悲地繼續著,在這種時候,禿頂確實不需要什麼治療方法。明智的是,英國國民醫療保健體制(National Health Service)並沒有規定相應的處方。鑒於五分之四的男性到七十歲的時候都會失去部分或者全部頭髮,髮際線後退是正常現象而不是例外。那些為此而感到苦惱的人,可以選擇頭套、假髮或者移植。非處方藥如非那雄胺藥片和米諾地爾藥水都可以促進頭髮再生。

毛囊收縮有什麼好煩惱的呢?《紳士季刊》(GQ)「全球最具影響力100禿頂男人榜」就證明光頭無損於吸引力(比如布魯斯•威利斯(Bruce Willis))、影響力(比如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或者莊嚴(比如達賴喇嘛)。或許需要改變的是我們自身的態度。

本文作者是一名科學評論員。

譯者/王慧玲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