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誰在競爭人民幣業務?

全球各金融中心正在激烈競爭人民幣交易中心的地位。在如此之多的國家激起對於人民幣的興趣,這似乎是中國政府有意為之的策略。各金融中心需要共同努力打造人民幣離岸流動性,以推動中國政府放鬆資本管制。

雖然匯率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中國政府管制,並且提供給持有者的投資選擇非常有限,但人民幣在全球範圍內還是吸引到了為數眾多的追求者。

倫敦、盧森堡、巴黎、法蘭克福以及蘇黎世都理所當然地把自己標榜為人民幣在歐洲地區的交易中心。而香港、新加坡、台北和悉尼則為爭奪人民幣亞洲交易中心的頭銜而展開了激烈競爭。

憑藉愈發老練的手腕,中國政府使得人民幣的每一位追求者都感到自己獲得了特別垂青。僅在過去的一個月中,中國央行就與歐洲央行(ECB)訂立了金額高達3500億元人民幣(合57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授予了倫敦800億元人民幣的投資額度,使倫敦金融城的人民幣資產可以投入中國市場,之後又向新加坡頒發了性質相似、但規模略小的人民幣投資額度,總額500億元人民幣。

究竟哪些城市能夠真正成為人民幣離岸交易的國際中心?而這一點是否確實有意義?

滙豐(HSBC)亞洲貨幣研究主管保羅•梅克爾(Paul Mackel)表示:「能夠交易人民幣的地方越多越好,這將擴大人民幣的流通使用範圍。你需要看到的一點是,離岸人民幣流動資金池的規模正日漸擴大。」

通過考察中國境外的人民幣資產總體規模,可以清楚地看到,各地對於有望成為人民幣新交易中心的前景頗感興奮,其程度遠遠超過了金融領域的實際發展狀況。

現階段香港無可爭議地佔據着人民幣離岸交易的頭把交椅。當中國政府最初允許人民幣海外流動時,香港的人民幣存款規模大幅上升。人民幣在香港儲蓄總額中所佔比重從2009年末的1%猛增至2011年中的10%。但自此以後,人民幣使用領域存在的限制阻礙了人民幣佔比的進一步提升;人民幣在香港儲蓄中所佔比重過去兩年來一直在10%的關口處徘徊。

而在其他自詡的人民幣國際交易中心,人民幣存款的增長勢頭、人民幣債券發行活動以及與人民幣有關的衍生品交易形勢看似強勁,但初始基數過低。測算顯示,人民幣持有規模在新加坡銀行儲蓄中僅占約5%,略高於台北的1%,倫敦則為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0.4%。

在如此之多的國家激起對於人民幣的興趣,這似乎是中國政府有意為之的在全球推廣人民幣的策略。澳新銀行(ANZ)經濟學家劉利剛指出:「中國沒有把目光局限在香港,而是選擇了向其他金融中心推廣人民幣的政策。目前而言,這種做法與其說是出於金融發展考慮,不如說是出於外交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紐約並沒有像一大群其他城市那樣,吹噓自身從事人民幣交易的資質。

中國社會科學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經濟學家張明表示:「貨幣競爭或許是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美國擔心美元地位受到挑戰。因此美國政府才沒有像歐洲國家那樣大力發展人民幣業務。」

但隨着中國政府月復一月地說服規模更大以及更加成熟的市場跳上人民幣國際化的列車,很多分析師認為,美國加入近來也只是個時間問題,而不是會不會的問題。張明稱:「隨着其他金融中心不斷發展人民幣交易,紐約遲早將被迫加入到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中來。」

工銀亞洲投資管理公司(ICBC Asia investment management)行政總裁張鵬(Jack Chang)表示,全球各金融中心不應把發展人民幣業務看作一場你輸我贏的比賽,因為中國政府只有在世界各地的人民幣離岸資產總規模達到一定水平後才可能放鬆資本管制。他說:「這需要多個金融中心共同努力,打造人民幣在中國境外的流動性。」

但在中國通過放鬆資本管制實現人民幣自由化以前,全球各金融中心似乎將不可避免地繼續在人民幣國際業務領域競爭更大的市場份額。

從這個角度出發,一名駐北京的歐洲資深外交官對英國政府降低資本金要求、以鼓勵中資銀行擴大在倫敦業務的做法頗為不滿。

他說:「這種做法其實是監管套利,而這絕不是一件好事。最終我們都必須等待中國放開資本管制。而當這一天到來之時,希望實力最強的金融中心能夠最終勝出。」

「隨着其他金融中心不斷發展人民幣業務,紐約遲早會加入進來。」

譯者/馬拉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