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黃金周

「黃金粥」的經濟分析

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院朱寧:從經濟學來看,高速公路免費這種看起來惠及百姓的做法,正是犯了經濟學和政策制定中缺乏博弈性和均衡性思考的錯誤。

每年一度的黃金周,今年有不帶任何懸念地變成「黃金粥」:所有地方都擠成了一鍋粥。所有的景區都堆滿了人,所有的高速都塞滿了車,所有的商店都擠不進去,所有的餐館都訂不上座。

套用一句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說法,今年十一國內的假期經濟,又一次上演了一場「帶有中國特色的假日經濟期間的非典型性擁堵」。擁堵是個交通問題,是個社會問題,但同時也是個經濟問題。

首先,我們必須意識到,對於假日經濟的重視和支持,是造成假日擁堵問題的根源。試問如果沒有全國居民集中時間休假,集中時間出行,集中時間去景點,那麼就不會有高速公路上沒完沒了的堵車,也不會有身體和精神崩潰的遊客一起砸毀景區的活動。在海外,除非少數宗教或歷史性節日,很多國家是特別迴避集中休假的,為的就是要避免因此造成的集中擁堵。試想如果中國也實施和鼓勵在時間上更加靈活的帶薪休假制度,大家根據各自的需要錯開休假時間,那麼不是在第一時間就不會有這種超常的「非典型性」車流了。所以,正是為了達到推動假日經濟目標的初衷,我們才有了假日「黃金粥」的困局。

那麼既然年年「黃金粥「,為什麼還要繼續同樣的政策呢?原因也很簡單,是經濟中的委託-代理關係。政策制定者的目標和廣大消費者的目標不盡相同。假日經濟,最直接的目的是為了創造和拉動旅遊業、運輸業、餐飲業的發展。一句話,是為了促發展,為了推動GDP增長。

但正是在這些看得見的收益的背後,隱藏著廣大假日出行者,遊客,消費者付出了『看不見』但「傷不起」的堵車時間成本。據中國新華社,2013年國慶假期假日旅遊統計報告顯示,假日期間全國共接待遊客4.28億人次,創造門票收入16.6億元,實現旅遊收入2233億元。但是,沒有計入統計的是,如果按出行人數四億,每人每天擁堵一個小時,最低工資每小時十元計算的話,黃金周七天,所有出行者支付的成本是4x7x1x10=280億元人民幣。當然,如果放鬆假設,假設每人每天擁堵2小時,每個人的平均工資50元每小時的話,所有出行者支付的成本就是驚人的4x7x2x50=2800億元人民幣,甚至超過了旅遊收入的2233億元。

必須指出,黃金周創造出來的GDP並非平白而來,而是以廣大居民犧牲自己難得且寶貴的休假時間而創造出來的。更讓人擔心的是,黃金周集中休息安排背後的巨大機會成本:不少人因為十一長假的安排而失去了本來可以更加輕鬆,愜意的度假經歷,甚至可能因為長假中的種種經歷在長假後反而變得比休假前更疲憊了,完全沒有達到休假,和休假後繼續有效工作的初衷。

由此可見,政策制定者和政策接受者之間目標函數和分擔成本的不同,是導致「黃金粥「屢辦屢堵,卻有屢堵屢辦的一個重要原因。

退一步說,高速公路的免費無疑是在表面上降低了大家的出行成本,是一項大家應該拍手稱好的政策。但是,這一政策其實直接增加了出行者的擁堵成本。伴隨著擁堵這一負面公共財的超常規供應(車流過多),應該採用的方法是公共財(假日車流)提高價格(比如倫敦和新加坡實行的擁堵稅),而非降低價格,甚至完全放棄價格對居民消費行為的調節作用(高速公路免費)。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