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人民幣國際化將改變中國和倫敦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柯成興: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繼續推進不僅關係到倫敦的繁榮,還將讓人們看清中國未來的改革方向。

上周,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宣布了使倫敦發展為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的舉措。如果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繼續推進、奧斯本的計劃取得成功,那麼倫敦將如人們希望的那樣,作為主要金融中心再度迎來繁榮。此次繁榮的性質很可能與我們在2008年以前看到的有所不同,但其帶給人們的感受將是一樣的。那麼,這種繁榮有無可能出現呢?當然有可能。是否必將出現呢?這取決於若干因素。這種繁榮是件好事?這幾乎是肯定的。

當觀察人士聲稱人民幣國際化永遠不會發生時,很多時候他們的意思其實是,自己無法想象人民幣能夠動搖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所享有的過分特權——目前人民幣在全球官方儲備中所佔的比重還不足3%。

但不論是人民幣國際化、還是倫敦從該過程中獲益,都無需以動搖美元特權為前提。這兩項任務的難度並沒有那麼誇張。它們只取決於一件事:人民幣必須成為全球外匯市場中的一股力量。

沒錯,這意味着,人民幣在國際金融市場流通貨幣中所佔的份額必須達到兩位數。但這個值具體該是多少呢?套用歌手麥莉•賽勒斯(Miley Cyrus)的一句話來回答這個問題——「現在還沒有誰拿到了內部通知」。但按照全球貨幣流通的幾乎所有指標來衡量,人民幣的市場份額都在呈現上升態勢。這才是關鍵所在。

為了弄明白這一趨勢會否持續下去,我們需要思考一下全球市場對人民幣接受度提高所帶來的風險和機遇。

儘管尚未實現完全正式可兌換,但人民幣已然具有了重要的影響力。如果中國官方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一聲令下就能讓人民幣在一夜之間實現完全可兌換。

相對於美聯儲(Fed)對美元以及歐洲央行(ECB)對歐元的管理,市場對中國政府管理人民幣的能力寄予了更大的信心和信任。在很多人眼中,中國市場缺乏透明度、政府缺乏靈活性、法治不健全,但這些問題對人民幣在市場上的被接納度影響甚微。真正有影響的是市場對風險和回報的看法——此外,美國的政府部分關門事件正在盡其所能讓世界相信,美元存在很大風險。

中國的人口約為美國的四倍,經濟規模僅為美國的二分之一。中國的對外貿易額與美國相當。而且,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潛力依然巨大。中國確實存在一些問題,但同時也有應對的辦法。中國的投資規模超出了很多觀察人士所認為的合適的水平,但中國的西部地區仍比非洲的大部分地區更加貧窮,中國的人均資本存量以及基礎設施佔有量也依然處於低位。中國的勞動力隊伍已不再年輕——但一個3.4億老年人在公園裡安靜地打打太極的社會,遠比擁有同樣數量就業前景堪憂的年輕人的社會更加穩定。沒錯,發展中國家存在「中等收入陷阱」問題,但所有找到了適當措施避開這一陷阱的國家,都擁有和今日中國極為近似的特點。

1980年以來,中國一直在穩步地拉動世界經濟中心從倫敦以西向地中海以東轉移。在這一過程中,倫敦作為一個值得信賴的市場的地位,以及作為知識和文化中心、學習和高等教育要塞的重要位置,並未受到影響。但考慮到全球經濟增長點的轉移,人民幣尚未成為全球外匯市場中的一股重要力量實屬反常;要求人民幣成為一種重要國際貨幣的呼聲很高。

中國政府對這一點心知肚明。它對讓倫敦成為人民幣全球交易中心的構想表示歡迎,還在上海設立了自由貿易區,海外金融機構在區內可按照自由的國際規則運作。上海自貿區得到中國總理李克強的大力支持。

上海自貿區承諾,要像深圳經濟特區在中國以及在全球製造業供應鏈中所發揮的作用那樣,為中國經濟以及國際金融業務提供便利。中國其他地區將會看到,在上海和倫敦,現代經濟成就是怎樣與放開信息流和貨幣流的管制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此舉將產生重要影響,它不僅關係到倫敦的繁榮,還將讓我們看清中國未來的改革方向。

本文作者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教授

譯者/馬拉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