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薄熙來

媒體札記:濟南審判101小時(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徐達內:濟南審判勢必載入史冊。5天來高密集信息量的供詞和對質,讓中國百姓一窺中共政治精英的日常生活與處事方式。但媒體旁白卻別有玄機:既不允許左翼擁躉上綱上線,也不允許右派公知乘勝追擊。

8月26日,第五天

“再高明的編劇,也編不出這樣的劇情”;“狗血淋漓、巔峰痴狂、超越想象”;原來以為甄嬛傳是狗血傳奇劇,沒想到是政壇寫實劇啊”;“都中午1點了,濟南中院還不休庭,解釋只能有一個:這故事,連審判長都聽得入迷了”——本來已經有些疲倦的觀眾們,在這個中午不吃飯、不睡覺,拚命刷新微博,就是因為此時傳來了幾段讓人瞠目結舌的台詞,將這部庭審大戲推向了不可能被超越的高潮。最好的,果然留在了最後。

是主角大人薄熙來有關濫用職權的自辯詞,讓哪怕是看慣瓊瑤劇的小夥伴們都真的驚呆了:“免王立軍的局長,是多個因素,一個,我確實認為他誣陷谷開來,但我並不是想掩蓋11·15,我是覺得他人品不好。因為谷開來和他是如膠似漆,谷開來對他是言聽計從,那王立軍也通過與谷開來的交往中打入了我的家庭……谷開來和王立軍兩人的關係就和一場鬧劇一樣。谷開來抄王立軍的家,還貼了六七十份說王立軍你要警惕了,這不是什麼仇恨的事情,這完全是兩個人如膠似漆產生的一場鬧劇,還把王立軍的皮鞋拿到我家裡去,我讓張曉軍立馬拿走,這個事情是谷開來所為與我毫無關係。王立軍說不讓他到3號樓了這也是他逃跑的理由,3號樓是在市委大院里我的家,包括市委副書記、組織部長等領導也沒有不敲門就到我家裡來,我家裡又不是大雜院,實際上王立軍能隨便來,那實際上是他們倆的一種極特殊的關係,我煩透了,實際不讓他進3號樓來不是我,我對這個事根本不知道,是谷開來氣王立軍,你以後不要來了,王立軍全當成是我逼走他的原因”。

“如膠似漆”、“王立軍的皮鞋”、“打入了我的家庭”,聽上去,這已經完全不再是一場莊嚴肅穆的政治審判,變成了電視台八點檔眼眶微紅的家庭倫理訪談節目。

但是,苦悶的丈夫還有滿腹苦水沒吐完。他要繼續說明,自己當初打王立軍耳光、摔杯子並不是這個“姦夫”叛逃的原因:“我打他一把掌,我向法院向中央誠懇地檢討……但是一個巴掌就打出一個叛徒來也不容易。其實王立軍為什麼要跑,他自述的那幾個理由根本都不成立,包括公訴人講的那幾個理由我認為也是非常牽強的,他真正理由就是因為王立軍他自己已經交待了,他暗戀着谷開來,情感糾結,他不能自拔,也向谷開來做了表白,這個他與谷開來寫信時寫出來了,而且自己打自己八個耳光,谷開來說你有點不正常,他說我過去不正常我現在正常了,沒想到這時我突然出現,我把東西收走了,他知道我的性格,他侵害了我的家庭,侵害了我的基本情感,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王立軍實際上想把水攪渾”。

已經不可能再有比這更超越觀眾想像的主角內心獨白了。假如那些幕後導演事先真的也並不知情,那麼,相信這段從男性尊嚴角度講述的辛酸故事,也一定能夠讓他們也大跌眼鏡。

悲傷逆流成河。21世紀經濟報導的微博編輯,靜靜地在場邊播放着背景音樂——《因為愛情》。

儘管在南都周刊在去年年底《起底王立軍》報導中,就曾經暗示過王立軍與薄谷開來的曖昧關係,但如今,是曾被稱作政壇第一美男子的“平西王”、“高富帥”,像個憋屈的老頭子,向外人親口說起得知自己美貌太太與手下私通後的痛苦,此情此景,感動中國。有足夠多的微博發言者——特別是中年男性——此時顧不得被人批評,主動公開表示理解了薄熙來:“堂堂大丈夫被手下戴綠帽子,孰可忍孰不可忍,打他一個耳光絕對算輕的!”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