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薄熙來

媒體札記:濟南審判101小時(上)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徐達內:濟南審判勢必載入史冊。5天來高密集信息量的供詞和對質,讓中國百姓一窺中共政治精英的日常生活與處事方式。但媒體旁白卻別有玄機:既不允許左翼擁躉上綱上線,也不允許右派公知乘勝追擊。

勢必要載入史冊的審判,配得上勢必要載入史冊的過程。

從2013年8月22日8時30分,到26日13時30分,101個小時。被廣泛視作中國繼打倒“四人幫”後最重要的一場對高層政治人物的庭審——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在數以億計的全程關注目光中進行。承擔歷史重任的濟南中院審判長王旭光宣布,擇期宣判。

之所以配得上載入史冊,首先當然是因為被告的顯赫背景和迄今仍不在少數的跟隨者。但包括審判長在內,聚光燈下所有角色,都有史無前例的突破表現。薄熙來在法庭上展現了令反對者都不得不嘆服的辯論口才和反應能力,最後自辯時的陳述更是轟動朝野,而被指派審理的濟南中院居然也就真的獲準將這些“翻供”言論公諸於眾,記錄之詳盡之顛覆,令圍觀者根本無從懷疑其真實性,信息公開透明程度不僅遠超中國官方平常水平,在全世界範圍內也堪稱標杆。

這些信息量高度密集的供詞和對質,讓人頭攢動的中國平民百姓得以一窺中共政治精英的日常生活與處事方式,不論是恍然大悟,還是羨慕嫉妒恨,或者百思不得其解,總之,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知識刷新過程。

8月22日,第一天

他沒怎麼瘦,白襯衣總比囚衣合身,鬢角幾縷白髮應該原來也就有。雖然已經過了64歲生日,雖然過去這17個月絕對是煎熬,但還是能算得上一位老帥哥——總之,看上去變化不大。

8月22日11時22分,在讓翹首以盼的觀眾們等了三個多小時後,肩負歷史重任的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賬號@濟南中院,發出第一幅“庭審現場”照片。不需要解釋,不需要說明,13億中國人應該都能一眼認出那個站在被告席柵欄後面的主角。他,就是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17個月的薄熙來。

待到13時整點新聞,央視得以首度播出他被帶入法庭時的視頻畫面。在被允許放映的那幾秒鐘出鏡時間裡,步伐也算沉着,只是,抬頭去看那幾位法官時,他彷彿露出了一絲不習慣的尷尬笑容。

不可能會習慣。無論怎樣修飾面容和表情,他都不再是那個可以在主席台上談笑風生的政治明星,不再是那群中共最頂級權力精英中的一員。曾經紅光滿面、頤指氣使的“平西王”,現在的身份是中南海“階下囚”。

他是近33年以來中國公開受審的第三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並且,因為在重慶“唱紅打黑”時展現的強大動員號召能力,再加上“紅二代”背景,他曾經被視作最熱門的政治局常委候選者,一度離中國政治巔峰彷彿真的只有咫尺之遙,離改變過去30年發展道路也彷彿真的只是功敗垂成,所以,比起陳希同或者陳良宇,他落馬所帶來的轟動效應更加震撼。

夫人薄谷開來和副手王立軍那些幾乎只有在偵探小說中才得以一見的犯罪故事,更讓人們在嘖嘖稱奇的同時,愈加期待這位真正主角的最後登場。

17個月的準備和鋪墊之後,是該輪到他了。

歷史大片,都需要出手不凡。

沒讓那些抱怨缺乏電視直播的觀眾等太久,@濟南中院就證明了文字同樣可以滿足期待。最樸實無華的庭審現場筆錄,完成了最石破天驚的開場。

午後12時16分,@濟南中院發出“庭審現場”長微博,其中,載明了被告人薄熙來對第一項受賄罪名的否認,而且,根本就是“翻供”:“唐肖林說給我三次送錢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他請託我辦事的那些事情都是公事公辦……這些事情他當時全部向我隱瞞了,對唐肖林三次給我送錢的事情,我曾經在中紀委對我審查期間我違心的承認過這個事情,就是願意承擔法律責任,但當時我完全不知道這些事情的情節,腦中一片空白”。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