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亞洲銀行業

亞洲銀行可能錯過發債良機

亞洲的銀行可能忽視發行符合巴塞爾協議III規則的新型初級債券。銀行家們警告,遲到的融資者可能要為資本付出更高的成本。

亞洲一些最大市場的銀行在兩個重要方面領先歐洲銀行:他們有充足的資本,他們已經開始實施為防範金融危機而制定的「巴塞爾協議III」(Basel III)銀行資本規則。

然而,現在的危險是,他們可能會忽視發行與巴塞爾協議III規則相符合的新型初級債券。儘管歐洲監管機構還沒有最終敲定並實施自身的巴塞爾協議III版本,但歐洲一些銀行已經準備大舉發行與這些規則相符合的債券。

迄今各銀行幾乎完全依靠亞洲富有的個人來購買這些交易,而亞洲的機構投資者覺得難以透徹理解相關風險,並據此作出恰當定價。但銀行家們警告,私人銀行的亞洲個人客戶不會永遠購買這些協議——遲到的融資者可能要為資本付出高得多的成本。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亞洲金融機構主管馬里-索阿齊克•熱弗魯瓦•德爾農古(Marie-Soazic Geffroy Dernoncourt)說:「總的來說,亞洲銀行的資本金需求沒有歐洲同行那麼緊迫,缺口也沒那麼大,但人們擔憂的是,如果他們不利用眼下存在的需求,這些需求就會被歐洲發行者吸干。」

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已經計劃出售總額為20億英鎊的可轉化為股票的債券,而德國的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也在考慮出售60億歐元的類似混合股票工具,即所謂的「或有可轉換債券」(Cocos)。

僅這兩家銀行總額達到110億美元的發行量,就占亞洲銀行(除日本外)2011年全年創紀錄的518億美元發行量的五分之一以上。

香港、新加坡、澳大利亞——中國和日本之外最大和最重要的亞洲銀行市場——以及馬來西亞,都在1月份的時候推出了巴塞爾協議III規則。

自那以來亞洲發行了一些初級債券,但不是很多。Dealogic數據顯示,迄今亞洲各機構出售的交易不到20億美元,而去年上半年為75億美元,全年則超過360億美元。

今年的所有協議都符合巴塞爾協議III。然而,對於究竟什麼才是合規的,或者監管機構日後會不會改變主意,投資者、評級機構以及銀行本身仍不能完全肯定。

巴塞爾協議III規則是為了讓銀行更加安全,其手段之一就是使得這種初級銀行債務在銀行陷入嚴重困境的時候更容易遭受虧損。

在歐洲,監管機構正在鼓勵銀行發行在貸款或交易遭受虧損後、股本較低的時候可轉換為普通股的債券。而在亞洲,各監管機構則試圖推出各自略微不同版本的機制,按照這些機制,這些債券將乾脆被註銷。

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的馬克•楊(Mark Yeung)說:「這些發行交易在演變,我們很可能隨着他們的演變而區別對待每一筆交易。」

國有的中國工商銀行(ICBC)的香港分支——工行亞洲(ICBC Asia)2011年末售出的一筆巴塞爾協議III交易,最近被惠譽降級,原因是該評級機構改變了其對香港監管機構將如何對待這種新型債券的觀點。

惠譽意識到,監管機構可能強迫對一筆新的交易進行完全註銷,同時允許較早發行的不含減記條款的債券維持未償付狀態。

楊補充說,印度等國的一些監管機構正在鼓勵各大銀行發售交易,從而為這些交易的結構和定價設定標準,減少不確定性。

然而,主導全球市場的機構投資者、大型傳統基金管理公司以及保險公司對很多這樣的新型債券興趣不大。

英國保誠集團(Prudential)旗下瀚亞投資(Eastspring)的債務專家David Lai表示,這類投資者希望從持有符合巴塞爾協議III的債券獲得更多,因為新的要求規定它們必須被用來吸收虧損。「如何給這種風險定價,並不是一門科學。」

他說,對於「非可行點」,即一家銀行面臨倒閉威脅的臨界點,可能存在模糊性。

另外一個投資者補充說,對於在什麼時候引發這些債務發生虧損,監管機構希望維持最大靈活性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他們就有最佳的機會來權衡兩方面的需要:一方面是拯救銀行,另一方面是不想給投資者帶來損失,以免他們未來更不願意支持銀行。

迄今,歐洲和亞洲的銀行主要依賴的是富有的亞洲人,他們對監管不確定性的擔憂較少,而且能用借款來購買這些交易,這提高了他們的回報。然而這個投資者人群的數量並不是無止境的。

譯者/王慧玲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