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風險投資

美國風投仍然低迷

FT專欄作家邰蒂:儘管各央行向系統中注入了數量令人瞠目的流動性,但美國風險資本融資卻連年萎縮。這不僅表明金融體系兩極分化嚴重,也意味着將資金導向亟需領域的效率極低。

最近幾個月,投資者似乎愛上了押注高風險企業。這樣說是因為,隨着各央行向系統中注入了數量令人瞠目的流動性,高收益債券和槓桿貸款的息差大幅減少,因為投資者「吞下」了那些風險。

不過,在這股買入狂潮中,公司資本市場中還有一個明顯無人青睞的角落——風險投資。美國國家風險投資協會(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在本月召開的年度會議上披露了最新的籌資數據,該數據由該協會、MoneyTree和普華永道(PwC)共同編製。

數據情況不容樂觀。今年頭三個月,僅有35家美國風投基金籌得資金,籌資總額僅40億美元,同比減少12%。而去年還是一個十分糟糕的年份:2012年風投基金籌資總額僅280億美元,是2000年籌資總額的四分之一,也是上世紀90年代末水平的一半。

更令人吃驚的是,2012年的數據不僅低於2007年,甚至也低於2011年。而在歐洲(那裡的風投行業從未成過氣候),風投基金籌資額下滑趨勢更為明顯。

這從整體上對經濟有沒有影響?一些樂觀主義者也許會認為沒有影響。

畢竟,2000年一年的風投基金籌資額就超過了1000億美元,而當時這些慷慨投出的資金大部分都被浪費在了不值得投資的風險企業身上。隨後當互聯網泡沫破裂時,這一點當然大大拉低了風投資金的投資回報率,以至於在過去十年里,風投行業的整體回報率比投資公開股指的回報率高不了多少。

考慮到這一點,也許投資者們目前的疑慮就不那麼令人意外了。另外,考慮到首次公開發行(IPO)市場的疲弱表現,令風投基金很難找到退出的策略,這種疑慮就更容易理解了。但無論如何,風投行業的衰落並未阻止一些創業者獲得資金,至少,那些超級樂觀主義者是這樣認為的。

如今,在互聯網上從小投資者那裡籌集貸款的眾投(crowdfunding)平台,成為一個新的資金來源。而一些大型的工業集團最近開始為初創型公司提供種子基金,這也有助於填補風投行業的資金缺口。

而在歐洲和美洲,許多小企業如今正通過親友或信用卡融資。這並不完全是一項創舉:正如考夫曼基金會(Kauffman Foundation)所指出,美國大多數小型初創企業從未使用過風投資金,在硅谷以外尤為如此。

不過,儘管以上補充說明令人略為放心,風投資金的減少仍然令哪怕是老練的觀察人士大吃一驚。

至少,這引發了一個重要問題:將來誰會為大規模風險創新提供資金。畢竟,正如美國華平投資集團(Warburg Pincus)聯合創始人威廉•詹韋(William H. Janeway)在一本書中所指出的*,最近幾十年美國的技術創新是由國家投資(比如說通過軍方)與私人部門對研發的押注(通過風險投資)共同推動的。但如今政府撥款如今正在枯竭,就連來自私人部門的資金流似乎也正在乾涸。

這對有的初創型企業不一定會造成問題,小區便利店或軟件開發者可以從親友那裡獲得資金。但是,比如說,生物科技企業就沒法僅從親友那裡融資。正如我的同事阿普里爾•丹博斯基(April Dembosky)最近報導的,投向生命科學的風投資金也在日益萎縮。

當然,如果你相信資本市場的自我調節能力,你會認為這種狀況最終會改變。投資者們最終將對購買政府債券或高收益基金感到厭倦,並開始搜尋新的目標。

而當業績數據逐漸不再反映互聯網泡沫破裂後那段時期的虧損時,投資者可能會再次關注風投資本,特別是,假如股市的不斷攀升使得萬分重要的IPO變得更容易實施。

但是,哪怕美國國家風險投資協會預測稱,風投領域即將迎來大幅反彈,也別指望投資者即將重新關注風投資本。

換句話說,就目前而言,風投行業的現狀是個可悲的信號,提醒我們:金融體系的兩極分化仍然非常嚴重。或者也可以這樣說,這個信號提醒我們:各央行的刺激性政策在將資金導向經濟中亟需資金的領域(這對長期增長至關重要)方面非常低效。

* 《創新經濟中資本主義經營》(Doing Capitalism in the Innovation Economy),威廉•H•詹韋(William H. Janeway)著

譯者/簡易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