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生活時尚

公共場合的吃貨們

白云:最鬱悶的莫過於在公交車上遇到吃韭菜盒子的

擦拭着衣服上被人蹭上又乾巴了像極了一坨狗屎的烤紅薯,詛咒着吃貨吃到公交車裡的無品德,除了拿去乾洗,還能怎麼地呢?這抑鬱程度不亞於穿了雪白的新球鞋被人來回碾壓了若干個腳印,和朋友叨叨公交車上的背興遭遇,卻被她反吐槽公交車裡遇到的吃韭菜餡盒子的神。

想什麼來什麼,沒幾天就遇到了韭菜盒子神。穿的文縐縐的這哥們,手裡托着一個塑料袋從前門擠上來,袋子打開之前,他和被擠成片狀的其他沙丁魚沒什麼區別,等他側身擠到後門,站定,打開,咬一口,潘多拉就出來了:濃郁的韭菜味混着一股子地溝油,對了,貌似還夾着一點攪拌了各種激素的炒雞蛋,每一絲味道都極盡悠揚,絲絲縷縷入懷來,在不透風的公交車裡蕩氣迴腸啊。

想挪個位置?對不起,已經塞到塞無可塞。大清早剛換的外套,茉莉花香的洗衣液很快就舉手投降,每次進站後門打開,都恨不得腦袋被車門擠了,再也別伸回來。

暗暗地對着他念小咒語,下車下車,結果我下車了,韭菜盒子神連挪也沒挪。一大清早的好心情,全部被一個韭菜盒子撂倒了。剛坐下和同事抱怨了一句,她說,人家沒打嗝你就感恩吧。也是啊,就差一個嗝,全活兒。

好歹這公交車吧,你隨上隨下,還有得選,這要是坐了長途車,趕上個帶着飯的,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某天早晨出差趕車,長途客運站黑壓壓一片全是人,剛坐好,一個大姐提着一套煎餅果子一屁股坐我旁邊,香菜、小蔥、雜糧,裹着一塊油乎乎嘎巴響的脆皮,吃得嘖嘖有聲。長途車都是密閉的,空調一開內循環,大姐,你讓我說什麼呢?我只能把衣服領子立起來堵着鼻子祝福你,願你生生世世天天頓頓吃煎餅。

這世間還有一種美食,據說總不吃會想念,吃到了會反感,那就是泡麵。火車上不管什麼時間點,總有人在吃面。如果穿越一節車廂去廁所,這一路可以聞到大半個中國舌尖上的泡麵:西紅柿打鹵的、酸菜魚的、紅燒牛肉的……等會兒,這空氣中經仔細辨別,還有一縷縷的老壇酸菜牛肉麵,一抬眼,一妙齡少女捧着桶吸溜得正香呢。

乘客們對公共交通里的餐飲,好像都沒什麼異議。這一點從火車上推小車的售貨員念詞可見一斑,不管白天黑夜,售貨員微閉着眼在鐵軌上一趟趟轉,嘴裡機械式的唱白跌宕起伏頗具特色:礦泉水方便麵火腿腸,蓋澆飯打鹵面雞蛋湯……迎面而來的另一位售貨員跟進:央企直銷純棉襪,兩年不壞,十塊錢三雙,限時搶購啊,軍工腰帶,五十一根,專供列車……

飛行短途中,偶見小紅帽旅行團的大爺大媽們,帶着茶葉蛋,然後把盒裝飛機餐打包。深度懷疑長途飛行,至少得帶兩碗瀝過水的炸醬麵。

奇葩的公共交通里,諸如家長帶的小朋友舉着糖葫蘆粘你一身糖稀;小青年吹泡泡糖炸了,掛住你幾根長頭髮;急剎車的公交車裡,小姑娘不歪不斜撞進你懷裡,當然第一次親密接觸的是她手裡的冰激凌和你白白凈凈的小襯衣。

話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天天公共交通,不沾點其他乘客的福利回來,對得起誰呢?我也只能這樣自我安慰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