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一個「獨二代」的苦惱

錢真多:「獨一代」的子女們背負著更高的期望

「嗚嗚嗚媽媽我錯了,考最後一名是不對的,是要被大家嘲笑的……」隨著一年級小學生樂樂的抽泣聲在走廊里響起,我們這班叔叔阿姨「噌」地站了起來,互相交換個眼色,立刻都沖了出去,一部分人熟門熟路地拉住樂樂安慰:「又是最後一名啊,沒關係,你記得阿姨上次跟你說過阿姨讀書時語文最低考過幾分的哦?對了,28.5分,你這次肯定比這個分數高對吧?」另一部分則負責攔斷樂娘的手:「好了好了幹嘛打孩子,女子無才便是德,像你讀書時年年拿獎學金有個毛用,還不是和我們一樣在報社做屌絲。」樂娘的手無力地垂了下來:「可是,畢竟我是個語感很好的屌絲……」

死勸活勸終於把樂樂從她娘的魔爪下解救了出來,小姑娘眼睛紅通通地拿出試卷,我一看,80分,對於小學一年級單元小測試來說,這個分數的確低了點。再一閱卷,倒不是做錯,而是和以往一樣,又是漏了幾道題忘了做。我隨口問:「今天怎麼是你接樂樂回來?她爹呢?」樂娘有氣無力地說:「她爹接受不了又是倒數第一的打擊,躲在家裡哭呢。」

呃,我默默地翻了個白眼。樂爹讀書時也是風雲人物,據說是門門100分的奇葩,偶爾考到不是100分就會痛哭,現在倒好,女兒難得考個100分,他要哭,考倒數第一,也得哭,該,誰讓他自己讀書時把風頭都出盡了呢,此乃報應。不過樂爹如此沮喪事出有因,俗話是怎麼說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樂爹號稱文理兼修,看不起市面上的一切培訓班,因此自打女兒3歲之後,就開始啟動了強大的私家教育計劃。樂樂每天睡覺前,是和樂爹用英語互相交流一天感想的。別的小朋友背唐詩宋詞,樂樂背的是《桃花源記》、《岳陽樓記》,當然樂才女唐詩也背的,只不過背的都是《長恨歌》、《琵琶行》這種大殺器,普通的七絕五絕還真看不上眼。等到女兒要上小學了,樂爹怎麼看怎麼欣慰,深深覺得女兒如此學貫中西驚才絕艷,如此風雲人物還不輕易在校園裡攪個人仰馬翻啊。

不過樂爹也不曾輕敵,他顧慮的是,小孩子太博學也不好,難免會恃才傲物,再說自己教的東西雖多,小孩子沒個人輔導還是不行的。不過,樂爹和樂娘都是報社的雙職工,那就意味著要上夜班,以前樂樂讀幼兒園時只需找個保姆接送,但現在孩子讀書了,不能只靠保姆帶了,兩夫妻一商量,決定得有個人辭職,一門心思在家輔導孩子功課。這個任務很自然落到了樂爹頭上,誰讓樂爹當年學習成績好到逆天呢?結果,兩夫妻萬萬沒想到的是,付出了這樣的代價,換回的卻是女兒隔三岔五考個倒數第一回來的結果。樂樂智商沒問題,但就是動作慢,又有點丟三落四的小毛病,幾次考砸了並非不會做,而是總是漏掉幾道題忘了答,最誇張的一次是整整漏掉了一面試卷。樂爹真是目瞪口呆,題目不會他可以講解,智商不夠他可以認命,但是這個丟三落四的小毛病該怎麼糾正,完全不在他學術範圍內。罵也罵過,打也打過,小姑娘好得幾天又是老方一帖,樂爹苦惱無邊,只得在無人處偷彈相思淚。

隨著第一代獨生子女自己的子女漸漸到了上學的年紀,樂爹樂娘這幫新中年們深感力不從心。現在的小學課程,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那是萬不敢接過輔導重任的,要想成績好,爹娘有一方必須承擔起這個責任(自然也有不需輔導的天縱奇才,不過那註定是小概率事件),可是現在的工作壓力實在是大,有幾個人敢誇口自己從事的是朝九晚五準點下班無需加班的好工種?為了孩子,一方辭職回家的例子是越來越多了。樂爹十分苦中作樂地說,幸好報社收入不算高,自己辭了也就辭了,沒啥心痛,他的幾個金融界雙職工朋友正在為此事撓破頭皮。金融精英們加班開會到個晚上12點實乃等閒,不辭職壓根沒時間輔導孩子,辭職吧,又如何捨得那四五十萬的年薪。請家教?哎呀好家教是多麼難找,孩子聰敏聽話也就罷了,若是頑劣的,你指望家教能如父母般用心麼?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