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天則橫議

新年期許(二)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張維迎、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天則經濟研究所學術委員會主席張曙光、《讀書》主編王焱在天則經濟研究所主辦的會議上表達新年期待。

【編者按】中國天則經濟研究所近日在北京召開新年期許會,邀請一系列國內著名學者表達他們對2013年中國發展的期望。學者發言的上半部分內容已在FT中文網發表,此處發表的是第二部分。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經濟學教授

張維迎

走向憲政民主需要新的啟蒙

【摘要:決定我們未來的就兩個因素:第一是理念,我們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第二是領導力。我們能做的就是啟蒙,傳播正確的理念,傳播人類的普世價值。】

新一屆領導人未來有十年的時間,這十年裡面做什麼,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是他們能不能看到未來三十年之後,中國應該是什麼樣子。只有從這樣一個大歷史的角度考慮,我想未來十年才能做正確的事情。如果只是在考慮當前的事情,今年明年的事情,我不相信會有一個正確的導向。

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其實中國共產黨應該做的事就是用三十年左右的時間,把這個國家建設成一個自由、公正、民主、法治的社會。自由和公正是目標,民主和法治是制度保障。民主和法治兩個東西不完全一樣,當然,廣義的民主包括法治,但法治也可以相對獨立。香港回歸之前長期沒有民主,但有法治,有憲政。從西方的歷史來看,一般是先憲政,先法治,後民主。另外,法治本身,先是實現統治階級(貴族)內部的法治,然後走向全社會的法治。民主也可以先是統治階級內部的民主,然後走向全社會的民主。當然,如果最後仍然沒有建立穩定的民主制度,憲政和法治也難以持續存在。香港回歸前的法治是靠英國本土的民主制度保證的。

從這個意義上,我覺得像剛才兩位講的,我特別同意的一點,就是未來十年真正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落實憲法。落實憲法,這也是我這兩年來一直呼籲的。不是說我們的憲法沒有問題,但目前最重要的問題是憲法規定的基本權利沒有得到落實。我聽說我們內部是有規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不直接應用,只是間接應用,也就是憲法的實施是通過其他的法律。結果是,憲法就成為虛的東西,最重要的法律變成最沒有約束力的法律,因為每個政府部門都可以通過制定具體的法律和政策否定憲法。應該說,我們憲法中包含了一些人類的普世價值,如自由、民主等,誰都不敢公開反對,只能隱蔽反對,口頭上贊成,執行上否定。我曾用「語言腐敗」來描述這一現象。

司法獨立、違憲審查,這些對落實憲法很重要。沒有司法獨立和違憲審查,憲法就沒有權威,就不可能得到執行。美國最高法院負責違憲審查,中國的司法制度目前沒有這個功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有那麼多專門委員會,為什麼不設一個「違憲審查委員會」呢?如果有這樣一個委員會,即使沒有獨立的司法審查,不用訴訟程序,我們仍然可以通過人大來反映民意,對各級政府部門制定的規則進行審查,否決那些違憲和不符法律的政策和規定。比如最近實施的新的交通管制條例,有關闖黃燈的規定有這麼大的爭議,如果有一個違憲審查委員會,就可以討論一下,這個規則是不是符合《道路交通法》,是不是合適。

中國過去講的法治,我套用一個概念,我們是想建設的是「國家法治」,其實我們真正要建設的是「法治國家」。國家法治是根據少數人的意志制定法律,讓多數人服從。在國家法治的情況下,人們遵守法律很大程度是出於恐懼,而不是對法律的尊重。在法治國家,任何法律都必須與民眾的普遍意志、社會規範相一致。人們遵守法律主要是出於對法律的尊重,而不是恐懼。我們要的是一個法治國家,而不是國家法治。如果法律違反民眾的普遍意志的話,這種法律本身就不正當。我想這應該是基本的共識。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