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腐敗

反腐重在改革體制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中國腐敗問題根源於法治缺失、制度設計漏洞、政府部門權力過大。反腐要依靠領導力、頂層設計和社會監督。

新一屆中共領導上任後,反腐成為「新政」突破口。這有深刻的時代背景,是順勢而為,也是不得不為。然而,反腐更象一場生死戰爭,要取得成效定非易事。

誠然,中國執政黨從來都是高度重視反腐,從中央決議到各種文件、通知、規定,年年敲警鐘,在司法體系之外,還擁強大的紀委,甚至對貪腐者可以判處死刑(例如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反腐姿態不可謂不高,手段不可謂不嚴厲。然而,從實際態勢來看,中國構築的反腐體系卻是基本失效,腐敗基本失控,以致於中共「十八大」報告厲聲警告,「反腐問題解決不好,就會對黨造成致命傷害,甚至亡黨亡國。」

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痛定思痛,要真心反腐,就必須冷靜、客觀分析:腐敗的現狀究竟如何?過去的反腐為何難以奏效?惟有找準病灶,才有可能掙脫反腐的漩渦。

一、當前腐敗的主要特徵

1、腐敗普遍化。當今社會,腐敗已經成為被默認的社會潛規則,雖然大家痛恨,但卻不得不學會適應它。從生孩子,到讀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到找工作、看病、做生意,尋租如影隨形。一旦腐敗成為社會大環境,就個別官員而言,腐敗便成為身不由己的入鄉隨俗和「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久而久之,腐敗者就不再有罪惡感,因為自己只是個「正常人」而已。

金額擴大化。最初,腐敗主要是通過送煙送酒和禮物。如今,行賄的方式更加多樣化和隱蔽,金額也遠非昔日可比。可以說,現在送煙送酒已經不再被歸入行賄的範疇,取而代之的是名表、房產、購物卡,乃至股份。杭州副市長許邁永單筆受賄就高達800萬美金。「房叔」、「房妹」、「房姐」、「表叔」、「表姐」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涉案金額也從百萬、千萬上升到動輒數以億計。

3、向上蔓延化。僅2012年一年,就有薄熙來、劉志軍、李春城等重量級官員落馬,舉國皆驚。高級官員的腐化,危害極大,會產生「上樑不正下樑歪」的傳導效應。更重要的是,在現行的體制框架下,高級官員可以輕易地干預司法和紀委系統,導致「反腐體制」基本失效。重慶唱紅打黑的背後,掩藏了驚人的高官腐敗,佐證了「一把手」腐敗的巨大危險。與高官腐敗相伴隨的是腐敗的網路化:劉志軍的落馬,更是揭開了「鐵道部窩案」的蓋子。一個「趙紅霞」就能涉及重慶10名高官,一個「公共情婦」李薇就能把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等一批高官網羅裙下。

二、反腐低效的反思

反腐是世界性難題。遠的不說,如今以廉潔著稱的香港,在20世紀70年代之前也是腐敗常態化,滲透到人們工作和生活的每一個角落。但中國內地的腐敗成因更加複雜,反腐也更加任重道遠。

第一,道德治國的思維陷阱。儒家思想推崇「以德治國」,認為通過道德教化能讓官員廉潔自律。這一假設違背了「人性自私」的鐵律,其結果往往是「滿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而且,以德治國的思維,導致了法治和權力制衡的缺失,最終社會在腐敗的泥潭裡越陷越深,難以擺脫「歷史的周期律」。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中深刻地指出:以道德代替法治,是兩千年來所有問題的癥結。即使在今天,高級官員的薪酬與其權力極端不對稱,這也是道德治國的表現。高薪,雖非養廉的充分條件,但卻是必要條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