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高考

「異地高考」難題求解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項目研究員劉遠舉:教育資源的平權,貧富分化的解決,乃至進一步的政治體制改革,實質上都是「改革必須繼續下去」問題不同側面的反映。

由於中國地區間經濟發展的巨大不平衡,不同戶籍人群享受的社會保障、教育等相關權益差異很大。外來人口雖然在當地上班、納稅,子女也在當地接受教育、甚至出生,但是,他們卻不是法律意義上的當地人。這種非法律認可,但事實上的當地人狀態,就會產生一系列的權益差異和權益之爭,異地高考就是一個最為突出的例子。

身份贖買

各地的異地高考準入標準,都需考生父母有穩定的工作,固定居住地,繳納社會保險等,這意味著這些父母已經在當地完成了「身份贖買」的過程。所謂身份贖買,即外來人員通過既定流程,交納個稅、社保,取得當地高等級居住證,進而取得一定程度上的當地戶籍權益。如果撇開對戶籍制度的批判,以實然的態度承認戶籍制度已在歷史中盤根錯節,從避免了取消戶籍帶來劇烈變動和戶籍實際價值的耗散的意義上看,這種贖買,是有其歷史合理性的。

實際上,外來人口對身份的贖買,本身就是一個地區身份價值的來源。作為一個小漁村的深圳,不斷湧入的外來人口進行的身份贖買,讓當地身份的價值從無到有。而諸如上海這類老齡化城市,在現收現付的社保壓力下,放寬對外來人口的身份限制,實質上就是放開對身份的贖買,進而維持上海本地身份的價值——高社保供給。如果給一個形象化的場景的話:一個有著養老、醫療壓力但無需教育資源的上海老人,通過出賣自己身份下的教育資源換取了醫療資源。所以,從表面上看來,身份贖買從數量上稀釋了當地身份,但實際上卻使身份的含金量增加。

模糊的道德性

如果贖買來的身份權益可以被子女所繼承,從而獲取異地高考資格,那就意味著異地高考所倡導的高考平權是以一種弔詭的方式進行的:它不是按學生的品德、智力、成績,而是按父母的能力來判斷!這種平權的邏輯起點暗含了一個陷阱:如果受教育權利是青年人無差別的權利,那父母的經濟能力和社會地位強弱,為何可以影響子女的受教育權?明明是一個成年人的權利,為何要追溯到另一個成年人的經濟狀況?

異地高考的道義和法律模糊性正在於此!好的社會改進必須滿足價值觀的合理性、符合程序正義、滿足邏輯自洽。對於異地高考的呼聲,即使撇開道德和動機,但如果不講公民權利的邏輯起點和程序正義,僅庸俗的以對當地的貢獻來確定公民子女的受教育權利,那是否意味著異地高考資格可貨幣化,並由當地政府出售?

更重要的是,實施這樣的異地高考的一個可能後果是:為了避免大城市的錄取率下降,增加當地的招生投放,同時減少其他地區的招生,這就會進一步加重其他地區的高考難度,傷害當地考生利益。

公民權利?地方福利?

從本質上看,圍繞高考平權的爭議在於,「地區性高考優勢」到底是權利還是地區福利?

首先,和高中教育這類明顯的地方福利性不同,在中國,大學教育是實現城鄉身份轉化的一個節點。中國城鄉居民存在經濟和政治權利的不平等,而高等教育則是轉化這一身份的門檻。從這個意義上看,高考不單單是一個經濟權利,更是一項政治權利,而公民的政治權利應該是平等的。更重要的是,雖然目前涉及教育的法律規定中,雖未提及戶籍和地區間的平等,但這不意味著戶籍和地區可以用來劃分權利,因為戶籍本身就是一個不符合憲法的概念,不可能出現在法律中。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