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股市

滬港股市文化亟待變革

滬港兩地股市都在面對中國企業上市狂潮留下的後遺症,最重要的一個是它們都「揮霍」了股民的信任。隨著中資企業巨額融資時代的結束,兩地都必須培養更健康的投資文化。

花旗集團(Citigroup)上周宣布的裁員1.1萬人的消息,預計不會對其亞洲業務產生巨大影響,不過也有人認為,影響應該存在,起碼對花旗在亞洲的股票業務而言。未來幾年,亞洲或許仍然是全球範圍里經濟增長潛力最大的地區,但對花旗及其同行來說,這不見得就意味著它們的股票業務會有顯著起色。

全球而言,投行的銷售和交易部門正在面對兩個問題,一是快速自動化帶來的結構性轉變,一是市場對更低廉交易成本的需求。今年風險偏好的大幅下滑令股票交易和募資業務都受到了傷害。世界領先交易所的新上市股票數量及交易額都處於多年來的低點。

風險偏好具有周期性,不過對香港和中國內地來說,還有更深層次的問題亟待解決。這些問題源自近年來香港及上海股市上市狂潮留下的後遺症。

首先是市場容量。2008年來,各投行在亞洲股市押下重注,為中資企業上市狂潮及後續交易提供服務。據當地人力資源專家及較為務實的銀行家估計,當地投行業目前有20%到25%的冗員。

其次,中資企業接連不斷巨額融資的時代已經結束,因此為企業籌資提供服務的股權資本市場目前顯得容量過大。最需要資金的大型集團都已上市。將來的某個時刻,公用事業等板塊會帶來規模較大的交易。但就目前而言,中國國家電網(State Grid)及其同行的現金還很充盈。豪華轎車連鎖經銷商以及其他高端消費品企業明年應該會帶來一些有意思的交易及費用,但不足以拯救投行業。

不過,股票業務將繼續低迷的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香港及上海股市「揮霍」了一個關鍵品質:信任。

由於市場備受失望情緒和運轉失調的困擾,流動性出現了問題。而這個問題在短期內無法得到解決。

香港股市和上海股市各有各的問題,但它們的投資文化——尤其是首次公開發行(IPO)中的文化——卻有相似之處,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散戶投資者在企業上市當天能大賺一筆。香港股市的一個段子是,得不到投票權,就得點「打新股」的甜頭吧。

這種趨勢已變得有些誇張。瑞信(Credit Suisse)在研究了過去兩年滬港股市的IPO後發現,散戶們唯一能夠賺錢的方式,就是在IPO行銷階段買入股票,在上市首日就賣出。上海股市的情況要比香港股市更為極端。在兩地,散戶在上市首日賣出,都會賺得更多收益(在上海股市的平均收益為23%,香港股市為6%)。而如果持有一段時間,虧損的也會更多(如在上海股市持有一年會虧損42%,在香港股市會虧損15%)。這製造出一系列「殭屍式上市」(zombie listings)——上市後股價只會不斷下行,除了上市首日的飆漲之外,不會給投資者帶來任何收益。

這兩個市場都有徹底改革的計劃。在上海,有傳言稱,中國證監會將在未來幾個月實施重大改革。這有可能包括簡化表現最差者的摘牌程序,但肯定也少不了打擊內幕交易和其他市場違規行為的舉措。中國證監會主席郭樹清今夏牽頭展開了一次全球路演,目的在於增強外國投資者對中國股市的興趣。中國需要更多外國機構投資者的資金,以提供流動性並培養一種不同的投資文化。中國本土的機構投資者還需要很長時間的發展,才能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