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天則橫議

經濟學家眼裡的永恆

天則經濟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王軍:莫扎特等音樂家創作了不朽的藝術,實現了永恆,而發現藝術表演相對成本上升規律的經濟學家鮑莫爾,也以「立言」實現了不朽。

「永恆」是一個令人敬畏的詞彙,因為它讓人想到了不朽。

對一些人而言,追求永恆和不朽是一種情緒,一個心結。儘管它不常攪亂我們的日常生活,但這種思緒確實會在某個時刻突然湧出,例如當我們獨自遙望夜空的時候。我們的肉體每時每刻都在走近腐朽,與永恆漸行漸遠,但這並不妨礙我們思考永恆的涵義,追問不朽的邏輯。

大凡一切有生命的東西,皆以永恆和不朽無關。依普通人的理解,永恆的東西主要存在於人類精神生活的層面。這方面,孔子算個經典代表,他的《論語》迄今未朽,享有與天地同在、日月同輝的永恆與光彩。

其實,中國古人早就給我們指出了贏得不朽和實現永恆的法門,如不朽有三:立德、立功和立言,強調個人內心修鍊與操守對於實現人生價值的意義。似乎,只要我們遵循這些古老的智慧,在上述三方面有所作為,我們便找到了通往不朽的路徑。

談論永恆顯然不是哲學家的專利,其他學科也可以談論這一話題。那麼,經濟學家眼中的永恆是怎樣的呢?要說清這件事情,先要簡單說一下究竟什麼是經濟學。

經濟學的一個經典定義是,它是研究稀缺資源配置的一門學科。但這種定義較難操作,我們也可以從其他角度來定義和理解經濟學,大致有兩個要點:一是,經濟學的研究對象必須是人類活動,以此區別於那些非人類活動,如自然界的颳風下雨等;二是,這種活動必須具有市場價值,換句話說,此類活動可以在市場上自由買賣,而且也確實存在這樣一種市場。如果遵循這兩個條件,那麼,我們就可以說,我們在進行經濟學思維了。

那麼,究竟怎樣的人類活動具有永恆的涵義呢?換句話說,什麼樣的人類活動具有恆古不變的特質而且具有交換價值呢?儘管與古人生活的時代相比,今天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質的飛躍,那有沒有不變或者變化不大的領域呢?如果有,此類人類活動便具有了永恆的意味。

稍微回顧一下歷史,我們便會發現人類活動已是今非昔比。毋庸與幾百年前進行對比,即使是在剛剛過去的一個世紀,人類生活的許多方面也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具體體現在人類生活的物質方面上,如衣食住行等。以「衣」為例,大約一代人的光景,中國人在衣著方面的變化就大得驚人。30年前,中國許多家庭還以擁有「三轉一響」中的縫紉機為生活殷實的象徵,因為那個年代許多家庭都自己做衣服,不少母親在業餘時間還充當了裁縫的角色。現在,只需到商店就可以買到做工精細的合意服裝。200年前縫紉機尚未出現,可以設想古人做衣服會是一件多麼耗時的事情,因為有可能織布也要自己完成。再說「行」,200年前從上海到北京估計得依靠馬車,走上10天半月應屬正常,而今天同樣的旅程乘坐高鐵僅需4小時左右,飛機也不過2小時左右。用經濟學家的話說就是,人類活動的效率大幅提高了,人們的時間價值提升了。45年前,英國經濟學家埃茲拉•米香(Ezra Mishan)曾在《經濟增長的代價》(The Costs of Economic Growth)一書中提到工業革命給英國人生活方式帶來的長期影響,米香依依不捨地描述到,那種慢節奏的,田園牧歌式的生活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這段話用來描述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變化同樣是適用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