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銀行業

銀行為何吝於放貸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為什麼那些該死的銀行不肯放貸?幾個月來,歐洲和美國的許多政客一直在問這個問題。西太平洋銀行首席財務官科菲給出了三點原因。

為什麼那些該死的銀行不肯放貸?幾個月來,歐洲和美國的許多政客一直在問這個問題。

他們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隨著全球經濟陷入困境,有一件事讓他們感到越來越擔心,那就是銀行似乎沒能對經濟增長起到支持作用。實際上,正因為如此,英國監管部門現在才悄悄放鬆了一些銀行業規定,以鼓勵銀行發放更多貸款,特別是面向小企業和其他看似「值得考慮」的借款人發放——這條消息來自我英國《金融時報》同事近日的報導。

但在政界的失望情緒日益高漲之時,我們卻應當去看看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首席財務官菲爾•科菲(Phil Coffey)近期所做的一個講演。這個講演的主題是銀行行為,聽眾是澳大利亞的監管人士和金融家。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雖然科菲的願景主要基於地球另一端的市場,但他的意見卻對歐美同樣適用;實際上,唯一有區別的地方在於,科菲發表講演的地點不在政治色彩濃郁的倫敦金融城或華爾街,因此他的講話帶有一種在這兩地極其罕見的清晰與實在(這種罕見真令人悲哀)。

那麼,在科菲看來,那些銀行不肯發放更多貸款的原因是什麼?科菲提出了三大原因。第一點(這一點往往不受重視)是,銀行客戶的行為發生了改變。

正如我在以前的專欄文章里指出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消費者和企業目前都有減輕債務的心態。在這種心態下,41%的澳大利亞人想將閒錢存入銀行,而五年前這一比例只有28%;23%的澳大利亞人有意減債,這一比例是五年前的兩倍。

科菲表示:「與老百姓一樣,企業也傾向于謹慎行事,審慎地鞏固資產負債表,限制債務,增持低風險資產。」

難怪澳大利亞銀行現在的存款總額會較2007年底增長54%,這一增幅著實令人驚嘆。

第二點、也是更加明顯的一點是,銀行正受到監管改革浪潮的影響。先不提金融家們抱怨不已的巴塞爾資本金規定;就拿流動性覆蓋比率的細微改革來說,這實際上已經很讓銀行頭疼了。

這種改革使得銀行在放貸方面變得大為保守,在管理自身資產負債表方面也變得格外小心。特別是銀行的首席財務官,他們正通過培養長期客戶關係和以更高的利息吸引儲戶,來拚命確保存款額不斷增長。

接下來是第三點(這一點不太受認可、但其實同樣關鍵):資金因素。

2007年前,首席財務官們認為,他們總是能夠藉助批發市場來滿足客戶不斷增長的信用需求。社會人類學家或許會說,主流文化觀點認為,信用是有彈性的。但在金融危機期間,批發市場突然關閉,切斷了銀行的信用來源,並造成「北岩銀行(Northern Rock)、蘇格蘭哈里法克斯銀行(HBOS)、德克夏銀行(Dexia)、美國國家金融服務公司(Countrywide)、華盛頓互惠銀行(Washington Mutual)等」金融集團的崩潰。

這引發了一次認知上的轉變:突然之間,信用不再被視為極大豐富,而是一種需要限量供應的有限商品。

或者正如科菲所言:「那種利用無盡的批發市場資金來滿足所有客戶需求(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儘管各國央行試圖取代這些批發市場,但很少有首席財務官相信央行的資金能隨叫隨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