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紀事

西紅柿與龍葵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這場反日遊行讓人想起埃里克•霍弗的比喻:兩種不同的群眾運動就像西紅柿與龍葵。我們正在品嘗的龍葵,是公民社會失敗的必然後果。

髒話此起彼伏。比起七個字的「打倒日本帝國主義」與過度陳舊的「抵制日貨」,「小日本,X你媽」、「野田佳彥,傻X」與「血洗東京」、「對日宣戰」的口號,顯得乾脆有力,更帶有一種暴虐式的快感。

遊行是封閉循環式的。你先在德國學校門口,加入一個正在集合的隊伍,等到人數到了一百多人以後,就可以出發了。在路上,它們形成一個接一個的鬆散的方陣。有的隊伍人數眾多,紅旗招展,有更多的標語,聲音更嘹亮,有的則鬆散、氣勢不足。但每個隊伍第一排總有人舉着毛澤東像,也總有人手中拿着擴音器,帶頭喊口號,還有一些人唱起了「我的中國心」與「義勇軍進行曲」。

隊伍時走時停,讓人想起運動會的入場室。兩旁則是欄杆與藍色警服的警察,宣傳車則一刻不停播放着這樣的呼籲:政府與人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必將捍衛釣魚島的主權,但請人們理性地表達愛國熱情。你熟悉那種音調,似乎粉碎四人幫、天安門事件,都是這樣腔調的宣傳,充盈着「黨」的味道,它總和你站在一起、總理解你的內心、總有義務指導你,總用空洞的抒情的來表達。

在經過日本使館時,口號聲更嘹亮,人們甩出了手中的礦泉水瓶與雞蛋,它們穿過一排排的手拿透明盾牌的防暴警察與漆黑鐵門,進入了只有警察與兩位攝影師的院落里,或是在砸在四層灰色樓房牆壁上,上面掛滿蛋青與蛋黃。樓里似乎空無一人,比起馬路上的吵鬧,它散發出一種令人特別的鎮定,像是一種高度壓抑後的沉默。不知館內的工作人員對這一切會做何想。他們一定會有一種深深的被圍困感,其中混雜着屈辱和莫名的神秘,舊大使的車上的國旗被人路上搶走了,新大使在上任前卻突然逝世。我突然想起了1999年夏天那一幕,當成群示威者向美國使館仍石塊後,尚慕傑頹然在只殘存幾片碎玻璃的窗前的向外張望。中國人仍很少意識到,在我們高呼「日本帝國主義」或「美國帝國主義」時,在世界的眼中,中國已經變成了一個新帝國。在我們仍覺得自己是歷史的受害者時,很多地區的人們則認定中國正在給他們帶來新的恐懼與傷害。

遊行隊伍沿着亮馬橋路北側向東,直到一個高瀾大廈的路口再折回,最終回到德國學校門口,倘若你願意,可以一直循環的走下去。

這是北京最富有的地區之一,你看得到凱賓斯基、四季酒店的高樓,也經過加拿大國際學校與好運街上的成串餐廳。它們都是一個迅速豐裕、開放的社會的象徵。但是在過去的幾天里,這新的繁榮顯得如此脆弱。

我打量着周圍的人,這些熱衷於拿着手機拍照人們,真的在乎釣魚島,真的憤怒於日本的所為,真的有勇氣衝進旁邊的酒店,砸爛玻璃嗎?

在過去的幾天里,遍布中國的反日遊行,演變成一場社會騷亂。除去層出不窮的暴力事件,還有令人瞠目的極端情緒的復甦。當你看遊行隊伍中的毛澤東像,或是「寧可大陸不長草,也要收復釣魚島;寧願中國遍地墳,也要殺光小日本「的標語時,你真感到黑暗亡靈再度復活,扼住了這個民族的咽喉。這場反日遊行,跳過了五四運動以來的遊行傳統,直接與義和團銜接了起來,它以空洞的仇外為名義,行所有的罪惡之事。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