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

我們的時間,我們的地方

FT中文網撰稿人嚴飛:當越來越多的香港年青人加入到反對國民教育的人潮中,他們投身社會運動的巨大力量和熱情從何而來?似乎又重新看到七十年代的那個香港。

這是誰的城市?上世紀七十年代中,香港作家西西在其經典作品《我城》中曾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今天,香港,如潮水般的青年人齊聚在政府總部前臨時搭建的「公民廣場」上,他們身着黑衫,一起交叉雙手划出象徵反對的「X」字,用齊心劃一的行動表達出自己對於香港未來的擔憂。當越來越多的香港年青人加入到反對國民教育的人潮中,當呼喊撤銷國民教育的訴求正愈發成為香港這一段時間最響亮聲音的時候,我不禁感到好奇,這一代香港年輕人,他們投身社會運動的巨大力量和熱情從何而來——這裡,不是被人們稱作「浮城」,不是被貶喻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嗎?為什麼在他們身上,我卻分明感受到一種由內心迸發出的「這是我的城市,我要參與它的規劃和決策」的決心和行動力。我似乎又重新看到一個充滿了活潑、進取、衝勁、動感和開放的城市,就好像西西在《我城》中所描繪的七十年代的那個香港。

七十年代的香港,是一個充滿着朝氣的城市。在總督麥理浩的社會改革政策之下,港府先後創立了廉政公署整治官員貪污,設勞工署調解勞資糾紛,同時啟動長期建公屋和居者有其屋計劃,以及九年制免費基礎教育,從而打下了香港上世紀八十年代經濟高速增長的基礎。而七十年代末內地的改革開放,也及時雨地解決了香港日漸百物騰貴的困局。社會經濟的急劇發展,相應地帶動出向上流動的機會。年輕人無須憂慮出路,只要肯努力,謙虛學習,就可以很快地在個人事業上取得大發展。在這一個充滿盼望的年代,《我城》里的阿果努力地修理電話,麥快樂認真地看守公園,儘管這並不是一個童話世界,社會依舊有着各式各樣的問題,他們都覺得不需擔心,因為他們深信,只要同舟共濟,沒有問題是不可解決的。連電視台的新聞評述員都說:「對於這個世界,你是不必過分擔心的。你害怕石油的危機會把我們陷於能源的絕境嗎,你看看,我們不是安然度過了嗎。你為了水塘的乾涸而驚慌恐懼,認為我們即從此要生活如同沙漠了麼。你看,及時雨就來了。對於這個世界,你無需感到絕望。」

三十多年過去了,跟隨着《我城》這本小說一起在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以及之後出生的新一代香港人,卻在很多社會觀察家的筆下,被定義為困惑、失落、感到絕望的一代。由於經濟轉型及資源分配的困頓,今日香港的社會流動日趨僵化甚至停滯,機遇不再信手拈來,過往七十年代個人只要努力拚搏就可以成功的經驗煙消雲散,而香港亦正面臨著「邊緣化」、「下流化」的「中年危機」和政治迷思。《我城》里的光采和朝氣不復見了,代之而起的是徨惑與不安,同舟共濟、包容互諒的香港精神也彷佛成為了書本上的橋段。

但,2006年的保衛天星碼頭卻是一個轉捩點。那年底,香港政府正式啟動了中環第三期填海工程,曾陪伴香港人一個世紀之多的天星碼頭遭遇清拆。保衛碼頭的年輕人手挽着手,用身體擋在推土機前面。他們通過集會、辯論、出版刊物等形式,呼籲港府重視對承載香港故事之公共空間的保育,以保存香港人共同的集體記憶。他們雖然不停的被警察阻撓、不停的被抬走,不停的被驅趕,卻喚醒了大眾對本土文化的珍視,對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訴求。這之後,香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他們逐漸凝聚成各種社會運動的主力,從反高鐵到菜園村抗爭,從民間普選行政長官到今日的反國教,他們走上街頭,通過各種方式和媒介(包括漫畫、音樂、戲劇、文學、獨立媒體等)積極介入社會議題,並感染着新一波青年人的參與。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