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電視

美國電視節目的出新

邰蒂:一種富有創意的美國電視新體裁正在開花

本月,好萊塢著名(有時也讓人害怕)的電影製片人、電影公司老闆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忙於宣傳。這毫不奇怪。未來幾天,溫斯坦的新片之一《無法觸碰》(The Intouchables)將在美國公映。

就情節而言,這部電影無疑暖人心房;本片講述的是巴黎一名四肢癱瘓者與一名黑人移民建立起似乎不可能的友誼。但這部片子的對白是法語,配有字幕。雖然溫斯坦以前贏得過一些意料之外的獎項(如榮獲五項奧斯卡獎的默片《藝術家》(The Artist)),但說服美國觀眾觀看一部關於身體殘疾的帶字幕的文藝片可能是一項挑戰,尤其是這部電影要在美國人度假期間和《蜘蛛俠3》(Spider Man 3)展開競爭。

但在溫斯坦走上他的時髦賭博之路之際,在視覺娛樂世界裡還有一些同樣耐人尋味的動態。幾周前,我參加了HBO的電視劇《新聞編輯室》(The Newsroom)的紐約首映式。這是一部以美國有線新聞網(CNN)新聞編輯室為原型的電視連續劇。這是一場令人目眩神迷的盛會,到場的全是媒體和藝術界的大腕。當這部電視劇的創作者阿倫•索爾金(Aaron Sorkin)溫和地宣布,這部作品是給傳媒界的「情書」時,來賓們發出會心的輕笑。

首映式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電視劇本身(在我看來有點拼拼湊湊的),而是一部電視系列劇竟能引發這麼多知識界人士的評論與興奮。畢竟,如今評論人士喜歡譴責美國媒體總體水平低俗,尤其是電視。從統計數據看,如今美國傳統和有線電視台的大部分節目的確是真人秀、體育、黨派觀點的新聞和流行電影。

但是,非美國人總體上尚未領悟、就連美國評論人士也往往忽視的是,在這個被指低俗的格局中,一種睿智、富於創造力的新的電視體裁正在開花結果。《新聞編輯室》就是一例(儘管如上所述,它並非今年最精彩的節目)。但其他例子包括《規則改變》(Game Change)(講述莎拉•佩林(Sarah Palin)崛起的精彩電視劇)、《國土安全》(Homeland)(關於安全機構)、《二當家》(Veep)(白宮題材)以及廣告狂人(Mad Men)(講述20世紀60年代的廣告業)。沒錯,這些節目不一定高雅,至少沒有一般流行的法國藝術劇院的電影高雅。

但這些節目細膩、睿智、別具一格,並且引發了熱議。換句話說,如果你想在當今的視覺娛樂業找到「酷」的因素,那麼你越來越需要把目光投向電視屏幕,而不是藝術劇院的電影,至少在美國的創作階層是如此。

何以如此?部分原因是,這種轉變反映出生活方式和科技的性質在變化。30年前,如果你想要看電視劇,就必須在特定時段坐在沙發上。現在,錄製設備和移動小玩意的問世意味著,不管何時、不論何地,你都可以看電視。於是,看一部「酷酷」的電視連續劇,或者你朋友認為很酷的東西,已經變得非常簡單,比看電影簡單多了。

但溫斯坦提到另一個因素。最近他在紐約參加一檔推廣《無法觸碰》的電視節目,期間他在後台向我解釋,「碎片化」也很重要。如今,好萊塢製片廠面臨與日俱增的壓力,要求它們製作在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都賣座的的大片。為了取得商業上的成功,電影情節在上海、孟買、聖保羅以及(美國內陸的)俄亥俄州都讓觀眾喜聞樂見。這讓好萊塢編劇很難塑造細膩的情節或人物,尤其是在一部長度只有90分鐘的影片中。雖然飛車追逐和動畫可以跨越國界,但諷刺就不一定了。然而,電視可以提供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來發展出更加複雜和豐滿的人物和故事。正是因為現代科技允許製片人滿足特定目標觀眾的需求,HBO等頻道越來越願意瞄準知識分子觀眾這個細分市場。它們不再覺得必須緊貼主流。

在某種意義上,這種「碎片化」危害嚴重。畢竟,正如我以前在專欄中所言,電視反映出社會和經濟兩極化的整體格局。不過,一個出人意料的好處是,某些細分領域的創作水平越來越高。這意味著,正如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今年早些時候告訴我的同事馬修•加拉漢(Matthew Garrahan)的那樣,很多美國演員和作者現在認為,能夠大顯身手的地方是電視劇,而非電影。當本月末《無法觸碰》在紐約上映之際,我當然將試著去看看(並希望溫斯坦在宣傳他的這部帶字幕的片子時一切順利)。但如果溫斯坦有朝一日打算為美國觀眾重拍此片(他正想這麼做),他會選擇哪種形式將是很有意思的。如今的「好萊塢」已經不是我們父輩熟悉的好萊塢。

譯者/倪衛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