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語

通用語言的雙刃劍

企業推廣通用語,對員工來說是雙刃劍

很難想象健談的聯想(Lenovo)人力資源主管喬健(Gina Qiao)會有啞口無言的時候。2005年,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之後,公司宣布將以英語替換漢語作為工作語言。得知這一消息,喬健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時刻。」她用自己那帶有口音的英語快速說道(不時地還會出現一些用詞錯誤和時態混亂),「我沒法兒交流,沒法兒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我一句英語都不會說,我簡直感覺自己有點笨。」

全球市場已把英語當作事實上的國際交流語言。攪亂喬健心情的這種挫敗感和喪失信心的感覺,正是這種趨勢的一個日益令人遺憾的特徵。隨著公司管理者打造跨國團隊、將合并中的公司捏合在一起、並想方設法加快知識技能的分享,他們會努力推動公司內母語各不相同的員工使用一種通用語言,這可能會讓某些人從中受益、某些人從中受損。

在公司工作語言更換的過程中,有雙語能力的人往往被要求擔當將公司總部與各地分部聯繫起來的橋樑,這些人就自然而然地處於優勢地位,甚至還能給他們帶來工作機會。但對那些為保住現在所做工作而被迫去掌握一整套陌生詞彙和語法的人來說,工作語言的更換就會讓他們感覺自己在職業發展上退了一步,而且他們很難想象自己何時能把這退的一步找補回來。

芬蘭阿爾託大學(Aalto University)國際商學教授麗貝卡•派卡瑞(Rebecca Piekkari)指出:「(企業)往往低估工作語言更換給員工帶來的心理壓力。」

有時候,這可能是因為作為公司管理者的國際精英人士自己會說好幾門語言,於是就誤以為他們的下屬也可以做到這一點。派卡瑞教授舉了1997年芬蘭商業銀行(Merita Bank)和瑞典北方銀行(Nordbanken)合并的例子,她和她的同事通過採訪員工對這次合并進行了研究。

為了促進員工融合,芬蘭籍的董事長提議合并後的銀行使用芬蘭人上學時學過的瑞典語作為工作語言。他錯誤地以為,他的芬蘭同事也能像他那樣流利使用瑞典語。結果,部分只在學校里勉強學了一點生硬瑞典語的芬蘭員工,因為怕丟面子,就開始躲避一些場合。有些人在會議上默不作聲,有些人從公司職能崗位調到了說芬蘭語的分支行,還有些人甚至跳槽到對手那裡。

不過,這個問題最終還是解決了。2000年又與一家丹麥銀行合并後,這家現在名為北歐銀行(Nordea)的銀行開始將英語作為公司工作語言。這至少可以讓該行所有北歐員工處在同一起跑線上。

對僱主來說,要弄清到底該為語言培訓安排多少預算,一個辦法就是做技能調查。哈佛大學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助理教授采戴爾•尼利(Tsedal Neeley)認為,理想的做法是對員工進行測試,確定「他們現在的水平」,並制定一個基準來衡量他們的進步。

員工對測試可能會有些抵觸。除了測試之外,還有一種辦法是讓員工做出自我評價。派卡瑞教授表示,員工的回答或許比較主觀,但卻可能比他們很久以前拿到的學歷證書上記載的資格證明更能反映公司的語言水平。

將語言教育融入日常工作中、組織語言俱樂部和安排交流,都能夠增強員工的自信。然而,一些偏見可能會不知不覺地有助於那些說話流利的人升職,而不是那些思維流暢和能幹的人——企業需要意識到這些偏見,並找出應對措施。派卡瑞認為,要做到這點,一方面要區別本質和風格,一方面要尊重不同的交流模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