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風險投資

風險投資業應走自己的路

FT專欄作家加普:隨着風險投資公司規模不斷壯大,它們開始越來越像私人股本公司。它們有可能丟掉自己的特質:規模小、私人所有且具有創業精神。

時下誰不想成為一個風險投資家?投資銀行家可能遭人謾罵,私人股本高管則可能受到抨擊,但硅谷的億萬富翁精英們卻可以安然無恙。

由於公眾的強烈抗議,蘇格蘭皇家銀行(RBS)首席執行官史蒂芬•赫斯特(Stephen Hester)被迫放棄了不到100萬英鎊的獎金,而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執行官勞爾德•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並未因股票獎金腰斬至700萬美元而收穫任何讚譽。然而,沒有人介意阿塞爾夥伴公司(Accel Partners)的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因Facebook的首次公開發行(IPO)而獲得5億美元的收入,同時該公司還將錄得90億美元。

這或許相當公平。布雷耶在2005年用自有資金冒險投資Facebook的時候,並不知道它會取得如此驚人的成功,而硅谷儘管是建立在政府資助的研究基礎之上,但並非「大到不能倒」。風險投資公司與一代人之前的華爾街合夥企業一樣——它們的合伙人可能幹得非常好,但當他們出錯時,沒有人挽救他們。

然而硅谷的頂級金融機構——比如阿塞爾、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和Benchmark Capital等基金——在終結上世紀90年互聯網泡沫的危機之前就失去了光環。如果風險投資公司在這種「淘金熱」面前剋制不住自己的話,就可能重蹈覆轍。

一位風險投資家表示:「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喪失約束。我們曾經犯下過這種錯誤,結果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來修正。我們知道瘋狂投資的後果,我們不想重蹈覆轍。」

風險投資目前面臨的門檻,與銀行業和私人股本曾經跨過的門檻一樣,往往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這個迄今規模不大、私人所有的作坊式行業,日益由少數幾個不斷發展和走向國際化的「大型投資銀行」公司主導。規模有其益處,但也會讓它們處於聚光燈下,無論是作為公司還是個人。

在過去幾十年,頂級風險投資公司恪守紀律、拓展品牌和網絡並保持低調,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整體而言,風險投資業目前只是從互聯網泡沫破裂對長期回報造成的破壞中有所恢復,但該行業的佼佼者們已經「開花結果」。

某些合伙人已經獲得了數億美元的收益,而沒有招致任何敵意——據《福布斯》(Forbes)雜誌估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約翰•多爾(John Doerr)的財富已經達到23億美元。風險投資還沒有背負黑石(Blackstone)聯合創始人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大肆操辦其60歲壽宴的那種惡名,而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的競選活動已經吸引了私人股本。

它還有一個更好的亮點。天使投資人兼創業家克里斯•迪克松(Chris Dixon)注意到:「一個激勵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最優秀人才有治癒癌症和解決全球信息問題的金融體系,似乎是一個健康的經濟領域。」

風險投資業的規模也不大,這一直是其獲得成功和良好聲譽的關鍵因素。風險投資公司之所以沒有像大型私人股本那樣籌集資金,是因為它們不能很好地利用現金。阿塞爾早期對Facebook的投資就很典型,儘管它很奇怪地獲得了成功——布雷耶用公司的1270萬美元(以及個人的約100萬美元)進行了投資。

它們對許多初創企業分散下注(這些企業的利潤率大多不高、甚至還會虧損),寄望於少數企業能為它們帶來巨額回報。它通過收購股權、而不是累積債權來投資,這顯然有些冒險。由於這些公司依然是私有的,它們合伙人的財富狀況隱瞞得很好,只是偶爾在首次公開發行(IPO)文件中有所披露。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