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企業管理

企業應加大投資

倫敦絕對戰略研究中心聯席董事總經理鮑爾斯:傳統觀點認為,主權債務危機是政府揮霍無度的結果,但問題不在於政府花得「太多」,而是企業花得「太少」。

關於發達世界該如何解決其結構性預算赤字的問題已多有論述。但人們仍未正確認識的一種關係是,與那些「不可持續的」公共部門預算赤字相對應的是同樣「不可持續的」企業部門盈餘。

傳統觀點認為,當前的主權債務危機是政府揮霍無度的結果。但問題不在於政府花得「太多」,而是企業花得「太少」。此外,由於政府借款主要對應的是企業儲蓄,在企業再次開始支出之前,財政調整將不得不倚賴削減公共服務和提高個人稅收。現在是時候停止討論財政狀況了,相反,我們應聚焦於這是否是因為對發達世界財政危機負有責任的企業行為發生了轉變。

企業部門出現持續財務盈餘是非常罕見的。回顧半個多世紀以來的英美兩國,企業部門往往是凈借款者,而非凈儲蓄者。

最近企業之所以出現財務盈餘,是因為企業決定不再投資。在發達世界,企業投資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率目前接近60年來的最低水平。企業經營的目的似乎是賺取現金、而不是增長。政策制定者和政客們沒有及時注意到企業行為的這種重大轉變。在這種行為改變或被改變之前,這種財政算術將很難得到改善。

現在這可能是一個簡單的循環問題。企業(與投資者一樣)受到誘導,相信「大緩和」(great moderation)是新的常態……結果卻發現自己被捲入了一個由信貸危機造成的空前不確定的世界。面對如此不明朗、外部融資如此匱乏的局面時,首席執行官們別無選擇,只能暫停固定資產投資,並進行去槓桿化操作,以降低對銀行的依賴。希望在於,隨著信心回升,固定資產投資和就業就會恢復,公共財政也會隨之改善。政策制定者應儘力讓企業從一個由不確定性主導的世界,回到一個可以制定投資計劃和管理風險的世界。

但如果企業行為的轉變是結構性的,又將如何?

畢竟,一個不進行信貸循環的資本支出循環是罕見的。如果銀行被迫進行多年的去槓桿化,那麼下一個信貸循環又從何而來?此外,如果有企業進行資本支出,那也最可能是新興市場經濟體,而不是發達世界的企業。

在這種背景下,公司管理層必定會忍不住追逐現金,實施激進的、有利於管理層兌現股票期權的股份回購計劃,逐步增加股息以取悅於股票收益型基金公司,以及成立薪酬委員會以確保薪酬體系合理。有關高管薪酬和社會不公程度日益嚴重的喧囂並非憑空發生的;它可能是企業「尋租」行為的具體體現。

如果全球企業領導人感到商業議程與政治議程之間的分歧日益明顯,那是因為企業財務狀況穩健,而政府財政則捉襟見肘。由於政客們無法隨心所欲地對選民徵稅,如果他們將手伸向那些有錢人也就不足為怪了。全球上市公司的往績收益(以美元計價)目前已恢復至危機前的水平,而資本支出、薪資支出和稅收支出則沒有,這讓企業陷入被動。正如美國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所言:「不要攻擊私營部門,不要攻擊冒險者,也不要攻擊利潤。順便說一下,企業只有盈利才能進行招聘和發展。」現在許多人在質疑情況是否仍然如此。

在里根-撒切爾(Reagan-Thatcher)時代,政客們出台減稅措施,以促使企業回到本國投資,並創造就業……從而讓那些政客們再次當選。現在這種伎倆已不再奏效;全球化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現實情況是,「99%的人」使用的公共服務正承受壓力,而對企業有利的稅收制度則受到保護。正如上世紀70年代的工會領袖們未能看到不祥之兆一樣,如果全球企業領導人不在居住國拿出現金投資,他們就可能遭遇同樣的命運。

本文作者為倫敦絕對戰略研究中心(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聯席董事總經理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