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歐元區

IMF必須帶頭解決歐元區危機

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拉詹:IMF應該開始在應對危機的過程中扮演帶頭角色。歐元區則不僅應該承認自己需要幫助,而且應該迅速兌現已有的承諾。

全球市場本指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會於上周末推出解決歐洲危機的具體舉措。它們未能如願。IMF內部的政策制定機構承諾,歐元區國家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解決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遺憾的是,這種承諾是建立在希望、而非事實的基礎之上。

在目前這種時期,希望不可能說服市場。如果運氣好的話,義大利可能在未來幾周產生一個可信的全國聯合政府,西班牙可能在11月份產生一個背負改革使命的新政府,而希臘或許能付出足夠努力來避免激怒市場。但沒有一件事情是有把握的。

那麼我們需要做些什麼呢?首先,必須對歐元區銀行進行資本重組;其次,必須提供足夠的資金,以便在市場資金枯竭的情況下滿足義大利和西班牙的需求;第三,必須以一種不會讓危機蔓延至其它國家的方式治理希臘。所有這些都需要資金,僅銀行資本重組一項就可能需要數千億歐元。但現在IMF沒有做出任何新的承諾。

短期而言,德國(和整個北歐)不太可能提供更多的資金。德國人對要求自己支持那些似乎不願做出調整的國家感到不滿——它們一點不像德國,德國現在之所以具有競爭力就是因為之前忍受了改革之苦。希臘富人不願納稅、義大利議員不願削減自己的福利,都證實了德國人最擔心的事情。

IMF華盛頓年會期間唯一的一線希望在於歐洲願意以更富想象力的方式使用歐洲金融穩定工具(EFSF)——比如,把EFSF用做股本或投資者的「最初虧損保險」。顯然,部分EFSF資金必須用於為無法從市場融資的銀行進行資本重組。但剩餘的、沒有劃撥給歐元區外圍國家的資金就可以用於支持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借貸。

然而,人們還未就如何做達成共識。一些人提議將EFSF和歐洲央行(ECB)合并,從而發揮EFSF資金的槓桿作用。這個辦法會引起麻煩。授予歐洲央行一種準財政部的角色(即便其在某種程度上不會受損失影響)可能破壞其信譽。如果歐洲央行對義大利伸出援手,即將接任歐洲央行行長的義大利人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就會受到批評——無論義大利多麼亟需幫助。

此外,融資必須附以較為嚴厲的條件,而EFSF和歐洲央行既缺乏專業技能,又無法獨立於處於險境的國家來施加合適的條件。兩者的財力也都依賴同樣的歐元區資源。如果市場開始對巨額赤字感到恐慌,它們肯定會質疑,即便德國願意提供支持,它是否有支持EFSF和歐洲央行兩家機構所需的能力。

簡而言之,世界必須認識到,歐元區的問題目前已經大到自己無法解決的地步。全世界都與危機解決方案休戚相關。而有一個機構可以協調援助行動:IMF。

IMF可以根據現有的「新借款安排」條款建立一個特殊工具——「新借款安排」是IMF在1995年墨西哥金融危機之後建立的。新工具將由EFSF提供「最初虧損保險」,隨後將是由IMF自己的資本提供「第二層保險」。新工具也可以在需要時向美中等國以及金融市場借款,使其可以向義大利等流動性不足的國家提供巨額信貸,並輔以附加條件旨在幫助它們能夠重新以合理成本向市場借貸。

為何要建立特殊工具?因為所需資金遠遠超過IMF成員國通常可以提供的水平,但考慮到正是歐元區國家需要這些資金,如果發生虧損,它們理應承擔其中的一大部分。與此同時,如果歐元區提供的「最初虧損保險」耗盡,IMF的資本基礎將會為該工具提供支持,從而讓市場明白可以倚靠歐元區以外的力量。

IMF應該開始在應對危機的過程中扮演帶頭角色,而非只是充當次要角色。歐元區不應害怕自尊受損,不僅要承認自己需要幫助,而且還要迅速兌現自己已經做出的承諾。希臘債務肯定需要重組,但在出台任何解決方案之前必須準備好救援義大利和西班牙的資金結構。這意味著,其它國家必須準備做出自己的貢獻,而希臘必須避免陷入違約邊緣。但全球其它國家必須迅速參與其中:如果此次危機得不到解決,所有國家都將無法倖免。

本文作者是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金融學教授,著有《斷層線》(Fault Lines: How Hidden Fractures still Threaten the World Economy)一書。

譯者/君悅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