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敘利亞

阿薩德不會成為卡扎菲第二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員侯賽因:西方如要求推翻敘利亞現政府,反而對阿薩德政權有利。因為在中東,反抗華盛頓是獲得力量和聲望的重要源泉。

的黎波里局勢的戲劇性變化,正被那些渴望推翻其它專制政權的人抓住大做文章。再加上敘利亞局勢也不穩定,眼下西方很有可能產生一種妄自尊大的危險心態。我們必須抵制這種心態的出現,尤其是考慮到推翻敘利亞獨裁者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可能性極低。

在堅持了數月後,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上周終於屈服於評論人士和敘利亞反對派領導人的呼聲,要求阿薩德下台。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本周早些時候,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指出,「如果美國要阿薩德人頭落地,那之後怎麼辦?」確實,之後怎麼辦?

我在敘利亞生活過2年,現在仍定期訪問,因此,我非常了解敘利亞對美國充滿了敵意。該國官員就曾多次板著臉告訴我,美國正與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為敵——這一觀點在當地大部分民眾心中也根深蒂固,尤其是在伊戰過後。

因此,推翻現有政權的呼聲必將有利於阿薩德政府,因為阿薩德反抗西方會很容易。與中東其它地區一樣,反抗華盛頓是獲得力量和聲望的源泉,哈馬斯(Hamas)、黎巴嫩真主黨(Hizbollah)和伊朗都證明了這一點。從現在起,過去的每一天對奧巴馬來說都會是一種恥辱,而四分五裂、亂作一團的敘利亞反對派將更容易被人視為「美國的走狗」,或「猶太復國運動的掮客」。對於這樣一個狂熱反對美國和以色列的民族而言,這些標籤威力無窮、極具破壞力。

阿薩德政權對待走上街頭的勇敢民眾十分殘忍,但我們在接受整個敘利亞都在要求改變的說法前必須小心再小心。阿勒頗和大馬士革等最大的一些城市仍相對平靜,而西方政府的看法都是被反對派製造的報導牽著走,而這些報導以可信度值得懷疑的社交媒體為管道。阿薩德的軍隊的確犯下了諸多暴行,但似乎同樣有數百名軍人遇害。由於國際媒體的缺失,抗議活動是否完全和平仍值得商榷。

在白宮(White House)和美國政府部門的會議上,敘利亞反對派已經要求美國進行軍事干預。但我們曾經被類似的反對派團體引入過歧途,比如艾哈邁德•沙拉比(Ahmed Chalabi)這樣的政客就在伊拉克的真實情況上誤導了美國人。實際上,與穆阿邁爾•卡扎菲(Muammer Gaddafi)政權相比,阿薩德政權垮台的可能性要小得多:敘利亞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政治或軍事叛變,同時相對來說,阿薩德仍然受到高級軍事將領、敘利亞伊斯蘭教神職人員、中產階級和商業領袖的青睞。

這樣一來,我們便回到了「之後怎麼辦」的問題。如果派系鬥爭日益嚴重的敘利亞,被掌權的阿拉維派教徒(Alawites)、作為城市精英的基督教徒、占人口多數的遜尼派教徒(Sunnis)、庫爾德人(Kurds)、德魯茲派教徒(Druze)和其它派系弄得四分五裂,與未來可能爆發的內戰比起來,當前的死亡人數將不值一提。敘利亞不存在可以策劃實現和平過渡的民權社會,相反,敘利亞可能變成另一個黎巴嫩,成為地區霸權的爭鬥戰場。

這種風險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敘利亞的同盟國土耳其在此次屠殺中如此儘力的試圖控制局面,以及為什麼沙特阿拉伯、俄羅斯和中國沒有追隨美國。它們都想再多給阿薩德一點時間,因為它們認識到除掉他的希望極其渺茫,並擔心他倒台之後可能發生的暴力衝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