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我是書蟲

穩定的邊界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連清川:恰如《言論的邊界》所述,穩定是為了公共利益、民眾福利和自由生活。以穩定之名傷害這些,穩定就失去了正義性。

《言論的邊界》

[美]安東尼•劉易斯 著 徐爽 譯

法律出版社

2010年5月第一版

定價:25元

陽光明媚的7月23日,如果說不是全體中國人心中的傷痛日的話,那麼也是多數中國人的。甬溫線動車追尾事件不僅僅在遇難者和受傷者的家屬心裡扯開了一道口子,事故之後的拯救和處理過程的重重迷障,在渴望真相的中國人心上,也扯開了一道口子。

雖然從中央到地方的許多媒體,衝破了地方以及相關部門的封鎖,對事故進行了諸多報導。然而,包括傷亡人數、救援過程、事故原因、動車高鐵系統安全性等等關鍵性疑問,依舊在遮遮掩掩的官方說法中無從明了。

根據以往的實踐以及對媒體行業的管理慣例,公開的秘密是:「穩定」,乃是對媒體無法充分自由報導的一道永恆緊箍咒。任何負面訊息冠以如此訴求,似乎控制便都順理成章。

誠然,從1978年的改革開放至今,中國在社會、經濟和文化上所取得的成就,是無法再承受一次全面的暴力革命或武裝抗爭。然而,以穩定之名對於言論和新聞的封鎖,真的能對「穩定」起作用嗎?或者說,穩定的邊界在哪裡?

兩屆普利策獎獲得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安東尼•劉易斯2007年的作品《言論的邊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簡史》雖然說的是美國的事情,卻對這個問題能一針見血地回答。雖然劉易斯是在回顧憲法第一修正案從1789年誕生以來的歷史課,其實他在上的卻是言論自由課。

與中國的「穩定」一詞可以勉強對應的,是美國主流人群對於「法律與秩序」這樣一個概念的執著訴求。他們堅信無論社會如何變革,維持法律與秩序的運行,乃是保證國家得以正常運作的前提。憲法第一修正案關於言論的核心話語只有14個字:「國會不得立法……限制言論、出版自由……」,卻因此而引發了政府、法院、立法機構、媒體、公眾、個人、社會……幾乎整個國家無休止的鬥爭和妥協。

任何一個社會,其構成的元素是複雜的,而人與人之間的思想之間有著極大的差異性。因此,對於社會穩定與發展這樣的命題,也自然有著不同的理解與構想。即便法律與秩序是多數人的訴求,但是,如何達致這樣的目的?媒體無休止地對政府的問題和醜聞進行挖掘、社會繁雜無章的或理性或衝動的言論、公眾對於八卦和醜聞的天然熱愛,難道不是對於法律和秩序的極大挑戰?

20世紀初美國偉大的最高法院法官、現代美國言論自由理論的奠基人溫德爾•霍姆斯在這個問題上如此表述:「所希望達致的最終的善好應該通過思想的自由交流來實現,對真理的最好檢驗是在市場競爭中讓思想本身的力量為人們所接受,真理是人們能夠安全實現其願望的惟一基礎。」

因此,穩定與秩序所依靠,乃並非對於思想和真相的統一性管制,而毋寧是通過市場競爭而使真相浮現,從而達到社會的共同認識與基礎,這才是終極性的秩序。

那麼,任何一個社會都需要一個善意合法、堅強有力的管理者或者政府,來對社會進行規制,並且執行法律與秩序,對於它的挑戰,難道不會使社會產生動亂?1943年,在判決一起訴訟中,傑克遜法官說道:「如果說我們的憲法星空還閃爍著永恆的恆星的話,那麼它便是:任何官方、權威以及大受歡迎者都無權規定什麼是政治、國家、宗教或者其他思想方面的正統,或者強迫公民用語言或行為承認其正統。」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