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卡恩

我可不願頂替卡恩

凱拉韋:最近我被邀請頂替IMF前總裁卡恩去法國演講

自從5月14日,紐約索菲特酒店(Sofitel)一位女服務員聲稱受到性侵犯以來,非預期後果定律就一直在起著明顯的作用。

有些後果非常嚴重。這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任總裁——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現在躲在家裡,一位持槍保鏢全天24小時守衛;而歐元區的危機看上去比過去更加嚴重。

有些後果則相當輕微。現在,法國人離開了主席台,各色人等正受到邀請,在全世界的各種講座中頂替卡恩。上周二,我就收到了這樣一份邀請。邀請者來自一所優秀的法國大學——巴黎政治大學(Sciences Po),是「多元化與包容性」課程的老師。他解釋道,原本邀請的是卡恩,但「考慮到最近發生的事件,我開始尋找一位新的主講人」,來給學生們做演講。他亮明來意:你能不能來救個場?

這一定是我收到過的最奇怪的一封郵件了。就談論多元化問題而言,卡恩並不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人選。的確,如果你想象一個維恩圖,把卡恩放在一個圈裡,把多元化這個有意義的議題放在另一圈裡,這兩個圈似乎不會有交集。不過,即便邀請IMF前總裁談這個話題不是個錯誤,又是怎樣的絕望和匆忙,才會把矛頭從他身上指向了我呢?

儘管我還沒有答覆,但我傾向於拒絕。某種程度上是因為想到卡恩,我就想放棄。這並不是因為我不願意接替一個被指控(卡恩本人已否認)實施嚴重性侵犯的人。問題僅僅在於我不喜歡這個念頭:去頂替一個不久前還在處理經濟危機、一度可能成為法國總統的人。

邀請別人充當替補,需要把握一種微妙的心理禮節。而巴黎政治大學的那個人把握得並不太好。第一條法則就是:即便你邀請的那個是你的第50號選擇,你也要假裝他(她)是第一選擇。

每個人都喜歡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即便是那些假裝不在乎這些虛名的人也不例外。幾天前我拒掉了另一個邀請,僅僅是因為有人告訴我,另一個寫得很爛的專欄作家首先得到了邀請。這樣做也許有點兒差勁,但也是人之常情。

還有一條法則,有時候會凌駕於第一條法則之上:當首先邀請的那個人毫無疑問地比第二位更重要或更有才氣時,你可以(而且應當)提及他(她)的名字。這對於後邀請的人是一種恭維——他(她)會覺得自己的地位得到了提升。

根據第二條法則,被邀請頂替卡恩這樣的大人物,理應感到無上榮光。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卡恩的「江湖地位」比我高出太多了,以至於這一法則不再適用。頂替他這樣的大人物,讓人感覺更像一個意外,而不是一種恭維。發表這樣一個演講對誰來說都不是件樂事——如果你以為去聽的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的演講,結果卻是一個打雜的記者,你不會感到欣喜若狂。

不過,還有個更有力的理由拒絕這個邀請。巴黎政治大學的那個人告訴我,有人向他提到,我是英國《金融時報》「多元化與包容性問題的專家」。其實,我根本算不上什麼專家;一開始,我甚至想不起D&I(Diversity & Inclusion,多元化與包容性的英文縮寫)指的是什麼。後來我想起來了,但我對多元化沒有多少新鮮有趣的見解,對包容性可說的更少,對坐在那裡、中間用一個「&」符號連接起來的兩個首字母D和I(那自鳴得意的樣子,好像它們是跟B&B、S&M和G&T一樣、每個人都耳熟能詳的縮寫),我更是無話可說。

但在表示拒絕之前,我有了另一個想法。或許正是這份邀請,連同一併到來的巴黎政治大學、D&I和卡恩,讓我對「多元化」倒是確實有了一些新鮮的東西可說。

另一方面,這顯示出,這個致力於提高女性和少數民族地位的政治正確議題——多元化,有了長足的進步;在法國學術上最活躍的大學之一,學生們也把它當做一個學術課題來研究。

但同時,跳出象牙塔,回到真實世界:在世界上最政治正確的國家之一,一個機構的領導者面臨著指控——不是因為維護玻璃天花板,而是因為企圖強暴。

譯者/吳蔚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