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創業者

別上炒作的當

約翰遜:說來慚愧,我好幾次都醉心於荒謬的賺錢機會

有籌錢的能力,並不一定意味着有賺錢的能力。但投資者總是會把這兩種技能混為一談,於是就導致了具有破壞性的資金配置。

從本質上講,早期風險投資是押注於其中的創業者。對於預期收入和利潤的預測永遠都會偏高:但誰都無法預知未來,我見過的所有商業計劃,最後幾乎都以失敗告終。一般來說,項目啟動所需的成本和時間都會超出預算水平,而且經常還會出現整個商業模式出現問題的情況——但有時候會出現其他機遇,並成為企業的救星。在這種「終極博弈」中,贏家與輸家之間的區別,完全在於你支持哪個人。

我認識一些很有才幹的推廣人才,他們非常善於為新項目拉來資金。他們能夠流暢自如地從一個項目轉到下一個項目:十年前是互聯網,然後是中國概念、採礦業、基建行業,凡此種種。在他們心目中,擁有真正的專業技術並不是必須的。他們擁有抓住時代精神的偉大天賦——這正是當下最火的資產類別。他們學習一套腳本,招攬一批「專家」,再準備一份頗具說服力的商業計劃書。他們熟悉時下所有的熱門詞語——可攀登性、牽引、槓桿、燒錢率、特別保護權,等等。他們懂得結構性交易的錯綜複雜之處,從而為自己牟利。然而上述種種優勢,都不意味着他們能夠在現實世界中實施偉大的遠見。

但熱切盼望參與最新時尚投資的機構投資者以及一些私人投資者,卻爭相為他們提供支持。於是公司上市了,初創企業拿到了風投——如果不是因為推動這些事情的人魔鬼般的超凡魅力,恐怕沒人會認真對待它們。這些人物深諳「講故事」和「忽悠」聽眾的重要性。我研究了一些公司的IPO,奇怪他們究竟是怎樣獲得融資的。然後我想到了在金融界,形式勝於實質的情況也十分普遍。正如劇作家席勒(Schiller)所言:「外表統治世界」。(Appearance rules the world.)

推廣者是一群非常有趣的心理學研究對象。他們大多十分自戀且慣於浮誇,這也是他們作為表演者,在對未來的合作夥伴施展財務魔法時所需的魅力的一部分。他們異常自信,不知羞恥:一個項目失敗後立刻轉投下一個項目,對他人的損失漠不關心。他們唯一的興趣就是做交易——對於他們來說,花費多年時間,親身建立一家企業的艱巨工作太慢,也太無聊。

說來慚愧,我也有好幾次醉心於一些荒謬的前景——比如秘魯的木材、女性專用健身房、新穎的汽車報警器,等等。這個單子長得讓人壓抑,它們當時看起來似乎都是明智的點子,但回想起來就覺得毫無新意。大多數情況下,我都被巧妙的演示所蒙蔽,被出面來談的人說服——他們訓練有素、侃侃而談,熱情洋溢且一派樂觀。他們懂得一段出色表演的力量。

但來之不易的經驗告訴我:應當更深入地審視。現在我更青睞的是不那麼浮華、更平凡、低調而務實的商業提案。我會迴避熱門行業和超高回報率。要有一個在職業生涯中實際經營過一家盈利企業、有經驗的經理人。要了解專業領域的知識和實際狀況,而不是營銷技巧或虛誇的宣傳。有野心和希望不難,但真正重要的是一個強大的團隊、良好的記錄和一項真正經得起仔細審核的業務。

儘管如此,我倒不認為所有瘋狂的夢想家都是危險的。我們需要有一些有遠見的人,才能推動產業進步,儘管他們的許多發明和策劃最終歸於塵土。畢竟,每一位偉大的商業領袖身上,都有一些江湖術士的元素——我們都知道他們都練習過如何講話,而他們的奉承也都恰到好處。有能力說服投資者的人,常常也能激勵員工。一位堅忍不拔的經營者,配上一個善於鼓動的推廣者,簡直是無人能敵的絕配——這樣的合作怎麼可能失敗呢?

譯者/王柯倫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