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匯率戰爭

給中國施壓多大為過?

FT專欄作家克魯克:美國必須制定更堅決的對華政策,但不得無視這樣一種風險:即這會開啟新一輪報復,並給雙方都帶來更大的傷害。

美國目前增長緩慢,失業率長期處在高位,貿易逆差今年再次擴大。整個國家情緒低落。正如你可能已經注意到的,中期選舉行將來臨。儘管各界都在熱烈地討論美中「匯率戰爭」,但最出人意料的也許是,到現在為止我們還只停留在討論階段。

目前尚未出現像2008年那樣涌動的保護主義浪潮。現在還沒有。美國及其它地區的政客和選民們,應當為他們的剋制受到稱讚,因為如果美國選民要求政府採取激進的貿易政策,華盛頓方面可能早已照辦。人們似乎已經明白這個道理,即貿易糾紛擴大化最終會損害每個人的利益。儘管如此,我們仍想知道,這種忍耐能堅持多久。

目前,將美中兩國推向新一輪制裁和報復的力量在逐漸增強。美國起初勢頭強勁的復甦已後繼乏力。消費者距還清債務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這正壓抑著國內需求。更重要的是,目前就業率遠遠落後於產出的增長,雖然產出增長也不怎麼樣。(美國經濟的生產率正逐漸提升,而就業機會的創造卻未能回到正常水平。)

一個正在形成的正統觀念是,美國要經過多年(如果還有可能的話)才能讓失業率回落到4-6%的慣常水平。如此說來,衰退造成的損失至少有一部分會長期存在,並非一時可彌補。這種擔心很容易自我實現,因為它會打擊信心,進而削弱政府出台新刺激政策的理由。如果均衡失業率已有所提高,那麼出台補救性貨幣和財政政策的餘地就會縮小。

這就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美國對中國匯率政策的抱怨是正確的:那無可置疑地是一種保護主義。人民幣長期蓄意被低估的功效,完全等同於進口關稅加上出口補貼。自中國6月份宣布放棄人民幣盯住美元的政策以來,人民幣匯率幾乎紋絲未動。

壓低人民幣的政策至少違反了中國在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貿組織(WTO)時承諾的精神。而且,這一政策對其它國家的傷害是切實可見的。如果允許人民幣升值,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就會增加,就業率就會提升。人民幣升值並不會消除美國經濟的問題,但肯定會有所助益。

如果對中國採取直接了當的經濟行動——例如對中國的進口商品開徵反補貼關稅——有很大可能獲得成功,就不會出現任何原則性的反對意見。實施報復的國家是站在正義這一邊的。

但主張採取更嚴厲行動的人必須更敏銳地關注一個問題:這麼做真的會成功嗎?不要問這麼做是否正當,而要問這麼做是否管用。

我在今春關注這個問題時就主張,美國一方應該慎重——而這正是美國政府的做法。挑釁可能很容易產生反作用。

6月份,中國在20國集團(G20)多倫多峰會前夕,承諾放棄人民幣盯住美元的政策,這也是中國對自身國際責任漸增的一種默認。這表明,「輕柔和緩」的政策是有可能見效的。可事實是,中國食言了。它無視那些呼籲耐心的人,並由此證明那些認為綏靖策略會失敗的人是對的。上周末的IMF會議,就未能在這個問題上取得任何實質性進展。

儘管存在風險,但我們現在應該採取更嚴厲的行動。重點仍應放在有序的多邊協定上,而非放在單方面行動上。美國和歐洲可以通過IMF和WTO,力求滿足中國擔負更重大領導職責的願望,同時藉助國際影響,用更嚴格的匯率政策及其它政策來約束所有國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