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股市

中國股市淘金經驗談

今年前7個月,上證綜指下跌18.69%,而拉弗爾管理的中國對沖基金僅虧損2.78%。拉弗爾在華多年,馬丁可利在中國的2億多美元對沖基金資產都由他掌管。

去年末,英國基金經理克里斯•拉弗爾(Chris Ruffle)在拜訪中國內地企業時,從他的人脈圈子裡聽到了這樣的說法:「人們不夠重視通脹回歸的風險。」

拉弗爾據此判斷:中國今年將上調利率,而這將影響國內房地產市場。拉弗爾從1983年開始在中國工作,最初供職於一家金屬交易公司,1994年加入總部在英國愛丁堡的馬丁可利(Martin Currie,又譯馬丁居里),如今在上海為馬丁可利管理著2.09億美元對沖基金資產。

為此,拉弗爾選擇做空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等大盤銀行股,以及槓桿率偏高的地產股,如曾風靡一時的廣州富力地產(Guangzhou R&F Properties),但繼續做多一些名氣不大的個股,如蔬菜生產商超大現代農業(Chaoda Modern Agriculture),打印機墨盒和硒鼓再循環生產商輝影國際(Jackin International),處方藥分銷商國藥控股(Sinopharm Group),以及保險公司泛華集團(CNinsure)。

「我如今把這項策略歸結為10個字:做多無名股、做空熱門股(long obscure, short hot),」擁有牛津大學中文學位的拉弗爾表示。

正如他預料的那樣,中國各銀行收緊了地產開發商的貸款條件,從而引發了房地產泡沫可能會剎住中國每年10%的經濟增長勢頭的傳言,並促使投資者倉皇奔向中小盤股。

咨奔商務諮詢(Z-Ben Advisors)的分析師表示,在這輪風聲中,首當其衝的是上海的20多家對沖基金——近兩年來,由於自身存在流動性問題的投資者紛紛撤資,這個隱秘的小圈子早已受到了打擊。

中國股市是今年全球表現最差的股市之一,所幸拉弗爾有先見之明的做法,減少了「馬丁可利中國對沖基金」(Martin Currie China Hedge Fund)的虧損。根據BarclayHedge的數據,從1月1日到7月31日,該基金僅虧損2.78%;而上證綜指在此期間下跌了18.69%。

自2002年12月成立以來,該基金年均增長14.43%。拉弗爾和他在上海的13名分析師隊伍所奉行的投資方針,是把重點放在上海證交所的A股上。上證A股所涵蓋的企業種類,比在香港交易所掛牌的大盤H股,以及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美國存托憑證(ADR)都要豐富得多。

拉弗爾認為中國國有企業效率低下,因此基本上都敬而遠之。他做空大型消費類股,認為這類股票價格過高。由於中國法規不允許做空A股,他就通過H股來做空。

然而,目前A股僅占該基金資產總額的10%,因為過去12個月,該基金一些斬獲最多的多頭操作都是針對僅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內地企業。

例如,去年9月,拉弗爾一反從不染指國企的習慣,破例讓該基金成為國藥控股香港首次公開發行(IPO)的基石投資者。國藥控股是經銷處方藥的大型國企,當時人們預計,該公司將從中央政府涉資8500億元人民幣(合1250億美元)的醫療改革中獲益。國藥控股在港交所的首發價是16.00港元,8月24日收報29.20港元,上漲82%。

「中國是個政治色彩很濃重的國家,你不妨站在政治局的角度,推敲他們打算做些什麼——這法子很管用,」拉弗爾表示。

該基金投資組合中的輝影國際,也是一隻漲勢迅猛的香港上市股票。在截至8月24日的一年內,輝影國際股價從0.19港元漲到0.38港元,整整翻了一倍。

輝影國際的迅猛漲勢得益於中國黃金集團(China National Gold)的收購。據輝影國際發布的新聞稿,中國黃金集團需要通過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在美國投資金礦。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