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重商主義

「以鄰為壑」政策的回歸

布里坦:現代重商主義應被稱為「以鄰為壑」經濟學

英國工黨領袖候選人之一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最近表示:「我反感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對國家的所作所為。」有時候我也有同感,但我覺得理由大不相同。

現任英國首相無意中選擇的經濟政策,被學術界稱為「重商主義」,《大英百科全書》(Encyclopaedia Britannica)對其的定義是:「歐洲16世紀至18世紀常見的一種經濟理論和實踐,提倡政府對一國經濟加以管理,目標是在損害競爭國實力的情況下增強本國國力。」重商主義的信條中,包括貿易收支必須為順差,即出口高於進口。當然,重商主義思想自18世紀以來已經有了新的進展。現代重商主義政治家不再覬覦黃金和白銀,而是談論促進就業的問題。但新舊兩種重商主義之間有許多共通之處,其中之一就是將選定的國內企業的利益等同於國家利益,雖然我們不能說是「挑選贏家」。現代版的重商主義有時也稱作「社團主義」(corporatism),經濟學家戴維•亨德森(David Henderson )曾將其稱為「自助經濟學」(do-it-yourself economics),不過我本來傾向於稱之為「商人經濟學」。

但現在,我認為最恰當的名稱是「以鄰為壑」經濟學(「beggar-my-neighbour」 economics)。這個詞是劍橋大學左翼經濟學家瓊•羅賓遜(Joan Robinson)創造的,她本人並不是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她創造這一術語所指的是,由於政府不願意(或沒有能力)通過國內手段提高產出和就業,不得不轉而通過損害他國利益的做法,而實現上述目標。

有關這種以鄰為壑傾向的證據不勝枚舉。英國勸說本國公民在國內度假。如果法國和德國度假客也聽從了類似的規勸,那麼誰會從中獲益呢?英國外交部 (FCO)眼下被當成了貿易促進部,商人將取代外交官。當然,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30多年前,一份聲名狼藉的報告向外交部提出了類似的建議。現任首相一定程度上是在追隨托尼•布萊爾的(Tony Blair)腳步,但布萊爾溫和的保護主義舉措集中在國防工業,而卡梅倫卻試圖把網撒得更大。我是否需要補充說明,並非每個國家都能實現貿易順差?目前的順差國家,包括中國和德國,是不會因為英國、甚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規勸,而通過擴大支出轉為國際收支赤字的。

許多嚮往20世紀80年代以前的那種資本主義的經濟學家,完全忘記了當時無休止的嘮叨和規勸、匯率管制和旅行限制,還有試圖預言消費者需求、被誤稱作「計劃」的那種東西。

以鄰為壑的貿易政策,與我此前提到的財政政策中的「保守黨波旁主義」(Tory Bourbonism)有一定關聯,這並非偶然。「保守黨波旁主義」指的是處理國家財政預算時,就像處理一個公民某種意義上需要「平衡」的私人預算那樣。如果使用財政政策管理需求的所謂凱恩斯主義政策被摒棄、貨幣政策效果不佳,那麼要推動經濟復甦,僅存的手段就是促進出口和抑制進口。

保守黨的波旁主義財政政策和社團主義貿易政策的共同之處是「合成謬誤」(fallacy of composition),在《牛津哲學辭典》(Oxford Dictionary of Philosophy)中的定義是「因為某種情況適用於一個群體或集合中的成員,即辯稱該情況適用於整個群體。」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曾在其銷量高達數百萬冊的入門教材中,向經濟學的初學者介紹過這種謬誤。不過考慮那本書起到的「好作用」,當初倒不如不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