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朝鮮

一個韓國人印象中的朝鮮

金宰賢(韓國):據我看,朝鮮和韓國打仗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因為朝鮮要打仗必須要得到中國的認可和支援,否則打不下去,而現在看來中國肯定不會給。

我記得1994年的夏天非常熱。我還清楚地記得當年夏天發生的一件事。

1994年7月8日,我正在當兵,那天中午韓國政府突然下達進入緊急狀態的命令。手忙腳亂的同時,我還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過一會兒聽廣播的時候才知道,朝鮮的金日成主席去世。

當時我很擔心朝鮮會發生動蕩,因為我覺得金正日沒法掌握金日成不在後的朝鮮政權。結果金正日還是把朝鮮的軍權掌握得很順利,沒出現很大的政變。這可能是因為金日成在朝鮮有了像國父似的巨大的影響力。

我上小學、初中和高中的時候(從1980年到1991年),韓國的總統都是軍人出身,所以我們一直在接受嚴格的反共教育。尤其是上小學的時候,在我的印象中,金日成就是下巴有很大贅疣的一個惡凶凶的人。這大概是我通過接受反共教育而不知不覺形成的一個印象吧。

後來這樣的印象也開始變化了,特別是在1998年以後。1998年6月16日,韓國現代集團創辦人鄭周永首次直接經過板門店軍事分界線進入朝鮮,訪問故鄉通川。當時83歲的他,還帶了500頭黃牛。這對當時的我來說就是個奇蹟。他的訪問推動了韓朝之間的民間經濟合作和交流。後來韓朝之間的民間交流,包括金剛山旅遊、開城工業區和離散家人會面,有了很大的成就。隨著韓朝交流的增加,我對朝鮮的印象也慢慢改變了,尤其是對朝鮮民眾的印象。在電視里看到的他們,雖然身上穿著陌生的服裝,但他們的表情顯得很善良。

我還是挺滿意自己是一個韓國人的。雖然當我看到像挪威人均GDP達8萬多美元這類新聞時,我會自然地想象他們的收入會多麼高、羨慕他們的社會福利會多麼好,但我還是挺滿意自己出生在韓國的。在整個世界上,大概有195個國家。在2009年,韓國經濟規模排名全球第15名,我覺得自己「抽籤」抽得還挺不錯。

我最怕發生的事情是兩個:第一個是我父母去世,第二個就是韓國和朝鮮之間發生戰爭。今年5月25日,盯著電腦的朋友驚訝地對我喊:「韓元兌美元的匯率超過了1260:1!」我連看也沒看地對他說:「撒謊!」因為前幾天匯率還不到1200:1。但當我看屏幕的時候才發現,韓元兌美元的匯率真的達到了1260。原來是當天10點39分,韓國媒體開始報導:因「天安」艦事件,金正日已經下令軍隊進入戰備狀態。當天匯率收盤價是1250:1。最近十天內,韓元兌美元的匯率從1130:1,上漲了120韓元,換句話說,以美元計價的韓國財富,僅僅十天內就蒸發了10%左右。在還沒有發生戰爭、而且人們也沒有預期發生戰爭的情況下,韓國金融市場就已經動蕩得這麼激烈,這真是個噩夢!

炒股的人都知道,在中國股市上,中國政府調整印花稅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打個比方,朝鮮發射導彈或進行核試驗對韓國股市的影響,相當於中國政府上調印花稅0.1%對中國股市的影響。果然,25日韓國股指跌了2.8%。中國的投資者要關注中國政府怎麼看待當前的股市,韓國投資者也要猜朝鮮領導人在想什麼。後者顯然更不容易。

說實話,我現在覺得,當韓國人有點兒麻煩。

5月初,在韓國總統李明博借世博開幕之機訪華的幾天後,朝鮮領導人金正日也訪問了中國。因為中國政府沒有把金正日訪華的消息提前通報李明博,所以韓國媒體紛紛報導說:中國和朝鮮之間的關係是血盟關係,而韓國沒法把中韓關係搞得像中朝關係那麼重要。當時韓國政府也無可奈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