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希臘

希臘危機將損及根本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希臘危機暴露的是過去60年建立歐洲一體化的基礎問題。受到威脅的不僅僅是歐元,還有歐盟的總體框架。

隨著希臘金融危機持續惡化,將問題的根源一直歸結到歐洲單一貨幣的設計上,已不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實際上,問題比這還要嚴重。希臘危機暴露的是過去60年來建立歐洲一體化的基礎問題。受到威脅的不只是歐元,還有歐盟(EU)的總體框架。

眼下,擺在歐洲面前的危險是:如果歐盟在應對希臘危機時在政治上裹足不前,它就將出現倒退——而漫長的歐洲一體化進程有可能由此分崩離析。

歐盟的發展向來是通過創造經濟「現實」來實現的,有意用這些經濟現實引發政治效應。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這一策略取得了令人讚歎的成效,將一個不起眼的「煤鋼共同體」發展成為一個共同市場,最終變成一個擁有27個成員國的聯盟,擁有自己的議會、最高法院和外交政策。

前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雅克•德洛爾(Jacques Delors)上世紀80年代主持了單一市場的創建,他坦率地表示:「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創建一個單一市場——我對此不感興趣——還要建立一個政治聯盟。」單一市場的創建涉及到歐洲法律的大範圍擴展,由此極大侵蝕了各國的主權。

上世紀90年代設計單一歐洲貨幣時,背後也有著同樣的政治考慮。前歐洲央行(ECB)執行董事會成員托馬索•帕多阿-斯基奧帕(Tommaso Padoa-Schioppa)最近在為本專欄撰文時指出:「各創始人希望,歐元首先是通向政治聯盟的一個步驟。」

冷戰的結束,使建立政治聯盟的熱望愈發強烈起來。法國擔心,一個統一的德國可能會再度主宰歐洲。它提出的解決辦法是創立一種單一貨幣,由此把德國束縛在這種歐洲結構內。德國政府欣然接受了這一提議,以換取法國大力推進歐洲政治聯盟的承諾,而這是德國長久以來的國家目標。(至於德國民眾,政府從未直接徵求過他們的意見——而這種忽視有可能重新給歐元問題蒙上一層陰影。)

第一張歐元鈔票誕生時,時任德國總理的格哈德•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認為,貨幣聯盟要求 「在建立政治聯盟的道路上取得決定性進展」。從德洛爾手中接過歐盟委員會主席一職的羅馬諾•普羅迪(Romano Prodi)等一些人,甚至盼望歐元區爆發一場危機,因為這將引發這些「決定性的進展」。

如今,危機已然發生——而且,它顯然需要歐元創始人們所預料的那些重大政治舉措。面對希臘的破產——西班牙、葡萄牙、最終還有義大利也可能出現同樣的危機——合乎邏輯的政治反應,應該是創設共同的歐洲稅,建立歐盟成員國之間大宗財政轉移的機制。這些手段為美國貨幣聯盟的建立上起到了促進作用,但在歐洲尚不存在。

但歐盟尚未表現出採取上述任何行動的跡象。目前歐洲進退維谷。那麼,問題出在哪兒呢?問題在於,「經濟開路,政治隨行」的方式假定,經濟必然會帶來特定的政治回應,這簡直就是馬克思主義。而民主政治需要做出選擇。

只有當早期經濟決策所推動的政治變革不引發太大爭議、或者對普通選民不是太不公平時,傳統的歐盟方式才能奏效。但歐元所要求的那種政治一體化,從非常基本的層面上影響到了普通民眾,因為其中涉及到了稅收和支出等重大抉擇。

其結果是,它暴露出了熱情的親歐派非常不願意承認的事實:歐盟大部分民眾對於本國的歸屬感仍遠遠強於歐盟。「歐洲人」對於相互紓困的興趣,遠沒有為本國同胞紓困那麼大。西德為改造東德耗費了無數資金。但鮮有跡象表明,德國人會願意花同樣的錢去拯救希臘——而同樣的危機也可能降臨到西班牙和義大利頭上。大體上看,德國人或許給人一種非常「歐洲」的感覺。但如果要他們開出巨額支票,去援助破產的希臘,他們就會開始顯得非常「德國」起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