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希臘

希臘危機中的中國機遇

劉利剛:中國應該全面地衡量歐元區的這次危機,並且認真考慮是否應該將手中的部分美元資產轉換成歐元資產。

每一次危機,也都孕育著一次機遇。以希臘為首的歐元區債務危機的出現,對中國來說,也是一次難得的機遇。筆者認為,中國應該全面地衡量歐元區的這次危機,並且認真考慮是否應該將手中的部分美元資產轉換成歐元資產。

這是一個“一石二鳥”機會。中國在避免美元陷阱的同時,也能幫助歐元區的“歐豬五國”(PIIGS)度過金融危機,從而穩定全球金融市場。作為世界上第三大經濟大國,中國如能購入更多的歐元資產,不僅能夠幫助希臘避免其出現主權違約風險,也能夠為全球金融市場提供信心,強化自身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地位。同時,中國的出手,也能為其他PIIGS國家提供喘息的機會,避免危機的進一步蔓延,從而為危機的化解取得更多的時間。

從投資回報的角度來說,在此時購買更多的歐元資產,有不少好處:第一,歐元目前處於相對低位,換句話說,歐元資產特別是PIIGS的債券價格處於相對便宜的地位。歐元區償債危機爆發後,美元兌歐元的升幅大約為10%,對於任何一項投資來說,資產價格打上9折,已是頗具吸引力。同時,中國在近期開始大量減持美元國債,這也表明中國正在考慮將手中的外匯資產分散化。其實,將更多的外匯儲備分散到以其他貨幣計價的資產或者資源上,對於中國來說,是一項長期而重要的任務。歐元區的這次危機,正為中國提供了這樣的一個契機。第二,PIIGS國家由於主權評級被降低,其必須為其國債提供更高的收益率,以保證國債能夠得到投資者的青睞。對於中國來說,目前歐元債券的收益率比投資美國國債要高得多,每年能夠得到的利息收入也要高很多。第三,儘管看起來似乎風險很大,但投資PIIGS國家債券的總投入,佔中國外匯儲備的比例仍然很低。按照近期的新聞報導,希臘短期內會發行250億至300億歐元的國債,以保證政府能夠安然度過本次危機。中國的外匯儲備超過2兆美元,按照歐元資產比例佔三分之一的常規計算方法,歐元資產差不多佔到6000億美元,差不多是4500-5000億歐元,即使全部買入希臘國債,也不過其總資產的2%-3%左右,這樣的風險配比其實仍然遠低於需要擔憂的水平。近期媒體報導,中國在朝鮮投資了過百億美元,與這筆投資相比,在歐洲的投資則要安全得多。

與此同時,對希臘等國可能出現違約的擔憂,也可能過頭了。儘管看起來風險很高,但主權違約的可能性仍然很低,仔細看一下與主權信用評級高度相關的CDS水平,投資者就會發現,其實目前PIIGS等國的CDS溢價水平,儘管比正常時期高出很多,但相比很多國家 (比如, 越南,印尼,菲律賓),仍然顯得很正常,只不過PIIGS國家的危機,被放到了聚光燈下。

對於中國來說,這筆投資的風險,可能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大。同時,試想一下,如果希臘出現違約,市場將很快將矛頭對準PIIGS等國,並且對於主權違約的擔憂也將很快蔓延到歐元區各國。相信這不是德國和法國願意看到的。儘管歐元區各國目前的態度有些曖昧,但相信一旦出現嚴重問題,各國必然會伸出援助之手。同時,筆者相信美國也不願意看到歐元區出現大面積違約,畢竟美國的公共債務佔GDP的比重也不低,歐元區國家一旦真正出現違約,投資者下一個想到的對象,將是美國。從中國的角度來說,撇去政治因素,從經濟上來說,歐元區是超過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歐元區出現問題,中國的出口也會受到嚴重影響,對中國來說,坐視不理,也並不是最好的辦法。

事實上,中國應該與歐盟甚至IMF一起,參與到對希臘的援助中,中國有能力也有資源幫助希臘等國度過眼前的危機,同時也為自己在國際經濟舞台上樹立良好的信譽。從政治角度來說,一個健康發展的歐洲,對於維持世界的多元格局、從而保證中國的力量的逐步成長,也是有好處的。

(作者聯繫方式:ligang.liu@anz.com,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