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谷歌

「後谷歌時代」的中國局域網?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特約撰稿人笨狸:一場意識層面的「清潔」交鋒即將來臨,企圖脫離國家管制巨頭必將倒下。

在傳出谷歌因為再也無法“忍受”當地政府對訊息檢索結果的強制性干預,而考慮徹底退出中國市場的消息時,易觀國際發布《2009年第4季度中國搜索引擎市場季度監測》報告。報告顯示,谷歌09年第四季度的市場份額上升到35.6%。

此刻,北京谷歌寫字樓門口,擺滿了網友送來的鮮花。谷歌在市場份額上揚時拂袖而去,並非正常的企業行為。和最近互聯網業界嚴打的環境結合起來看,這個事件,已經寫成中國互聯網的墓志銘。因為,所謂跟政府洽談的結果,現在已經可以預見。谷歌從這片古老的東方大陸遠去消散之時,最曖昧的互聯網長夜就將降臨。

谷歌有著強烈的價值觀堅持,但在進入中國的時候,還是採取了符合國情的方法,就是以google.cn的域名,獨立把業務放到符合要求的框架下營運。但有一個細節還是顯示出了它的堅持,就是在這個.cn的框架中,寧可讓用戶使用其他公司註冊的帳號進行個性化操作,也不讓用戶使用在google.com註冊的帳號,因為他們覺得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cn業務中的用戶訊息安全。

這種偏執狂本來是很難在中國生存的,好在他們找到了一個長袖善舞的李開復。於是,幾乎是在跌跌撞撞的狀況下,谷歌中國獲得了近四成的市場佔有率,幾乎已經破掉了海外互聯網企業無法在中國成功運作的魔咒。

但是,魔咒就是魔咒,谷歌在看似活得不錯的情況下,危機終於出現。在李開復約滿離職的時候,他說,要有跟隨內心和直覺的勇氣。其實,內心依賴知識,直覺源於分析。在與CCTV策劃的針對谷歌的“負面”報導和網監博弈的過程中,很多人都已預見到,一場意識層面的“清潔”交鋒即將來臨,企圖脫離國家管制的巨頭必將倒下。

那段時間,曾經在一個春夏之交大病一場之後大徹大悟的馬雲也說了耐人尋味的話:只要國家需要,他隨時可以把支付寶交出來。然後,離開谷歌的李開復不再去擔任巨頭公司的經理人,開始了培養“游擊隊”的生涯。他的內心和直覺是:唯有小企業才有生存的空間。當然,他這個選擇的前提還是樂觀的,就是長夜終將過去,等下一個白晝的到來時,這些小企業們也都可以拿出來賣了。

緊接著,就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先是手機網站批量關閉,也許這只是一種試探。很快,從關閉網站中獲得快感的相關部門再也按捺不住,開始以IDC機房,甚至以市、以省為單位關閉互聯網網站,正式拉開了中國互聯網“清潔”運動的序幕。其實,李開復錯了,大的不聽話固然要趕走,小的懶得管也是一樣要清除的。在這場歷史性的互聯網清潔運動中,誰也無法獨善其身。

儘管中國互聯網已經在清理“糟粕”,我們卻依然可以在這個巨大的局域網上聊QQ,玩遊戲,相互在對方的虛擬園子里採摘蔬果,其樂融融。YouTube、 Facebook、Twitter、Blogger、WordPress、Google這些除了會搗亂,算什麼東西?現在,還有一小撮人在用著所謂的翻牆工具,自以為得計,但是,只要光纖一斷,什麼牆都不需要有。

只是沒有想到,率先罷網的,居然是洋鬼子的網站。你多孤獨都沒人理,還有人管你罷網?這絕不僅僅是一個外企的撤離,這標誌著一個好時代的結束,再見,中國互聯網。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