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丁磊

丁磊的低調若水

張歡:已是半夜12點多了,丁磊還是顯得十分精神

這頓飯準確地說應該是一頓宵夜和晚飯的合集。

已經是晚上12點多了,丁磊還是顯得十分精神,而我已經有點困了。

他飛到成都時,天都已經黑很久了,馬上坐車到綿陽。第二天他要出席一個企業社會責任論壇。

這幾年他已經低調很多,類似的活動基本沒有出席過,但這次不同,自己公司辦的活動,他跑過來助拳。

飯店裡已經沒有多少客人了,對於一個不大的西部城市而言,這很正常。在找到這家館子之前,我們已經跑了很久,先坐人力三輪,然後又是出租車。

太貴的店他不去,普通的他認為衛生不好。在車上時,助手已經提前準備好了KFC,但顯然他對快餐不感冒,一點都沒動。

一家典型的中式館子,夜深了,沒幾個人,空氣里一股辣椒和白酒的味道。我們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服務生過了好一會兒才來,講一口四川話,丁調侃:「衡量一個地方是否開放,先要看飯店服務員會不會說普通話。」

他毫不客氣地開始點菜,幾個菜都是麻辣口味,並豪放地叫了兩瓶啤酒,一人一瓶,自顧自倒了一杯,泡沫一下子溢出玻璃杯,他趕緊低頭嘬一大口。

我差點忘記了他在富豪榜上的排名。

幾個小時前在機場時,我等到的是一個娃娃臉、黑T恤牛仔褲的傢伙,筆電電腦包加黑拉杆箱,和機場里常見的那種白領沒什麼區別。

哦,對了,他還是一個人過來的,沒保鏢沒助手,我問他:「就你一個人?」

他說:「就我一人,有問題嗎?」

又灌下一杯啤酒,丁磊顯得特別興奮。上一次來到綿陽,他還是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的學生。

既然在四川,順其自然地問到捐了那麼多錢給浙大,卻沒給自己母校,為什麼?

「我跟你說,這是因為我的母校管理錢的能力實在不好。其實你還不知道吧,我還捐了一大筆錢在斯坦福大學。」

他給了一個足夠真實的回答,整個晚飯,他都足夠真誠,也足夠狡猾。

菜都很辣,他吃得齜牙咧嘴,我本以為在四川生活多年,辣對他來說不是問題,但事實上他顯然更是一個浙江人,包括口味。

他更願意把挑戰這頓飯解讀成是一種對生活的體驗,就好比他熱愛旅遊,卻從來不像王石、張朝陽那樣去登雪山,他的理解是「享受生活而不是征服生活」。

出現在電信3G廣告里的丁磊穿著登山服,在一片茶園裡,高舉一個手機,喊:「隨時收發郵件、處理公務,3G讓手機辦公輕鬆自如」,然後右臂向下一頓,一個yeah的動作。

我問他:「低調那麼多年,怎麼想到這麼拋頭露臉地去拍廣告?」

他的回答倒是乾脆:「喂,我以前是電信的員工哎。電信分出移動後資源一直不好,我也算是幫幫老東家。」

在中國互聯網巨頭裡,他和馬化騰是少數具有電信背景的。寧波人丁磊的第一份工作在寧波電信局。1993年,很好的工作。

每一個創業者的血液里都涌動著不安定的因子,兩年後他就辭職了,南下廣東淘金。

這不是他第一次挑戰既有體制,在大學裡他就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喜歡的課程他會非常認真準備,甚至不是自己專業的課程他也會認真聽,而不喜歡的課程能對付就盡量對付過去。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