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創新企業

憑什麼當創新企業CEO

FT中文網編輯李岩:IDEO首席執行官蒂姆•布朗在接受FT中文網專訪時,談到對創新的看法及管理創新企業所需的能力。

蒂姆•布朗(Tim Brown)是IDEO現任首席執行官,這是一家全球性的設計與創新諮詢公司,總部設在加州,並在舊金山、紐約、倫敦、慕尼黑、上海等全球大都市設有辦事處,聘用500多名員工。在接受FT中文網專訪時,布朗談到了他對創新的看法及管理創新企業所需能力。

李岩(簡稱李):看看金融業創新失敗的教訓,企業為什麼要創新?為什麼不採取一種謹慎、保守的策略?

布朗(簡稱布):坦率地說,我認為,沒有其它選擇。

李:你的意思是,除了創新,別無選擇。

布:是的。除了創新,唯一的選擇是價格競爭。那是唯一的選擇。要麼,你創造一種新的價值,使你與競爭對手有所不同;要麼,就捲入所有人都在模仿你價格之戰。比如,就製造業來說,中國自然有長處,但別的國家也一樣。別的國家也可以更廉價,或將變得更廉價。最終,非洲將成為製造業中心,因為它比中國更便宜。

如果中國不創新,就只能捲入與其它經濟體競爭的價格之戰。商業是動態的,你不能止步不前。要麼,你往低處走,去打價格戰;要麼,你靠創新往高處走。

創新有眾多好處,你可以通過創新,贏得更多的市場份額,你可以創造新的市場,創造新的價值,從而獲得更大盈利。要推動業務增長,這些都十分重要。創新關注的是增長的推動力。當然,你可以通過收購其它公司獲得這種創新。但是,這些公司先要通過創新獲得增長。無論如何,要增長就要創新。

顯然,不是所有創新都能成功。因此,一個成功的創新者要做好組合管理,不能把所有的曲奇餅放在一個盤子上,不能把所有資源都投在一個好主意上。由於你的一些好想法能成功,一些好想法不會成功,就必須有一個組合。如果一些公司的創新項目都是短期的、漸進的,就很容易被另一家公司或其它行業打亂其計劃。

另一個風險是,公司運作太慢。它們可能有不少好主意,卻不能很快地付諸於市場。好主意胎死公司的辦公室政治、尤其容易胎死大公司的辦公室政治之中。

創新是破裂性的,大創新會給他人的業務造成混亂。創新可能會給你的業務造成混亂,但這也不一定。但是,創新常常給他人造成混亂。以互聯網為例,它極具破裂性,它毀滅了媒體公司的價值,毀滅了巨大的價值。同時,它在其它領域卻創造了價值。它創造價值,並把價值加以轉移。如果你是一家公司,或者你是一個國家經濟體,關鍵在於,努力去抓住創新帶來的益處,並避免創新帶來的損害。

李:那麼就國家而言,如何把握創新?


布:總體而言,我認為要從教育著手。這有很多好的例子,新加坡就是一個典型。要從政府層面上,對教育進行巨額投資,支持創新。

你也可以有其它政策,比如像中國那樣,投資於創業園區,吸引公司。這是一種鼓勵創新的基礎建設型投資。


第三種方式,是英國所做的、對政府服務的創新。比如,你和我是某一國家的公民,我們要通過各種眾多的方式與政府打交道,其中包括醫療保健、選舉種種。所以,對政府來說,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通過創新,實際改善與我們溝通的方式。


李:對企業而言,如何把握創新?

企業需要了解通過創新可能獲得快速增長的周期:隨著創新周期接近尾聲,風險隨之增大,市場上的創新將會取代那些企業過去所創價值。為此,企業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投資於新的創新,從而穿過下一片牧場。


李:對個人來說,如何把握創新?

布:我認為,個人應對創新的變化已有一段時間。如果我們看一下西方國家,職業軌道,就業軌道……越來越多的人都在再培訓、再教育,或者在職場生涯中多次換工作。我認為,那將是未來多數人的普遍經歷。15歲或18歲開始工作,做同一種工作到退休,那種穩定性不再是理所當然。職場上工作崗位的變遷,已有一段時間。我個人認為,我們也許對下一代的教育缺乏廣度,沒有讓他們具備儘可能好的適應能力。


我們需要創新技能,分析技能,溝通技能,我們需要所有這些技能。如果,我僅擅長分析技能,或者我僅擅長創新技能,或者我僅擅長溝通技能,那是不行的。要成功的話,我們需要所有這些技能;還有合作技能。我認為,這有一整套技能:創新、分析、溝通、合作,對每一個人來說,這都很重要。我們需要通過教育,獲得這一切。


李:你畢業時,學的是設計(布朗於1987年畢業於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獲碩士學位)。當時,你有沒有想到會當首席執行官?

布:沒有,我的想象力不大,沒想到這個。如果我的確想過,那想的是在(英國)風大的Essex郡,擁有一家小的設計公司,雇三四位設計師而已。

李:那你是如何成為IDEO的首席執行官的?作為一家創新企業的的首席執行官,需要那些能力?

布:我當CEO,是出於一連傳幸運的意外。開始的時候,我是參與項目,管理項目;過了一陣子,我負責公司的美國業務……當上CEO後,我不得不學習許多CEO需要知道的業務等事情。

至於你問題的第二部分,IDEO等創新公司的不同之處在於,我不必當一個傳統的CEO,我不用當那個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傢伙。我們創新公司不是那樣運作的。我不用像傳統的CEO那樣決定一切。也許,我也不用像一些傳統的CEO那樣聰明。我認為自己的角色是聯繫、助人、後退一步、看一看遠景,並在這個世界上為公司代言。

我們的想法是自下而上的,不是由上面決定做什麼。我想,在我們的文化中,作為CEO,我所需要的技能是:良好的設計技能,善於觀察,善於合作,善於鼓勵他人想出好主意,善於“講故事”。我需要向外界介紹公司的成就,善於向員工介紹我們自己的成就。

李:什麼是創新之敵?什麼是創新的推動力?

布:等級森嚴和缺乏合作是創新最大的敵人,悲觀也是。要創新,你就要樂觀。你並不用時時興高采烈,但你要樂觀,相信與你現有的想法相比,世上總有一個更好的想法。而這就是創新的推動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