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

IMF給中國開藥方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吳錚:推遲了三年之後,IMF終於拿出了一份對中國經濟的年度評估。這顯示了金融危機以來,中國與IMF關係正不斷改善。那麼,IMF給中國開了什麼藥方呢?

推遲了三年之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終於開出了給中國的藥方。《IMF協定》第四條規定,IMF執行董事會通常每年與成員國進行雙邊討論,並對成員國提出評估意見,這一過程被稱“第四條磋商” (Article IV consultations)。

因為中國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與IMF的分歧,過去幾年的評估均未完成。這種情況終於在2009年發生了變化。7月22日,IMF宣布與中國的第四條磋商已在7月上旬完成,並公布了對中國的評估意見。

本輪金融危機,為中國與IMF關係改善提供了契機。中國在G20倫敦峰會前夕高調呼籲改革國際貨幣體系,支持IMF發揮更大作用。IMF在成員國的緊急貸款需求面前,資源捉襟見肘。本周,IMF剛剛公布了增加中國特別提款權約合90億美元的增資草案。

在最敏感的匯率問題上,雙方顯然達成了諒解。IMF對中國過去數年匯率市場化方面的進展表示歡迎。報告也指出,一些執行董事支持人民幣仍然顯著低估的看法。一方面,IMF 表達了希望人民幣進一步走強的願望,但“一些”和“許多” 的表述透露出,IMF成員國在人民幣匯率問題立場存在很大分歧。報告也沒有具體給出人民幣需升值的幅度。

中國會不會採納IMF的這一建議呢?短期看可能性不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自2005年7月開始升值,累計升值約28%,但升值的步伐自2008年5月基本停了下來。雖然此後人民幣的貿易加權匯率升值了5%,這主要受美元對主要貨幣升值的影響。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則穩定在6.83比1的水平,基本又回到了盯住美元的機制。面臨外需不足,經濟增長下滑的壓力(出口已經連續8個月處於負增長),很難想象中國政府會把匯率改革作為優先考慮的目標。

IMF評估中另一個引人注目的觀點是對中國近期經濟刺激政策的支持。報告稱,IMF執行董事“普遍”認為,中國還有空間採取針對性的額外刺激措施,通過短期的財政措施提高家庭收入以增加私人消費,並且財政政策應延續至2010年。

IMF的論據是,中國長期謹慎的財政政策降低了公共債務,使中國有空間擴大財政支持的力度。這同一個月前世界銀行發布的《中國經濟季報》(2009年6月)中的觀點形成鮮明對照。世行認為,中國2009年在額外增加財政刺激是不必要的,可能也是不恰當的。

相比之下,世行的論證更加嚴密。IMF根據中國財政赤字和國債餘額佔GDP的比重,可以得出中國公共財力充足的結論。世行的報告不僅注意到以上指標,還考慮了中國具體國情——財政還存在大量隱性負擔。例如,投資的資金使用效率存在風險,未來的盈利能力不確定,可能需要持續投入;地方政府配合“4兆”推出了大批項目,但配套資金存在缺口,通過變相擔保等方式,地方政府的債務水平遠遠超過中央財政批準發行的2000億債券。

IMF評估的工作小組並非常駐中國,報告篇幅也只有4頁,而世行的《中國經濟》報告有專門的研究團隊,每季度定期出版,最新一期篇幅長達20頁。研究資源投入的不同,也給兩份報告的權威性帶來了影響。

不過,IMF的藥方中也有不少可取之處。IMF強調支出重點應當是醫療、教育、養老保險的改革,這與中國目前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為主的經濟刺激項目有所不同。IMF認為中國經濟的出路在於減少對投資和貿易部門的依賴,同時積極促進就業。

IMF報告特別指出,中國的國有企業應當增加對政府的分紅水平,並將其納入財政預算的一般收入。這對中國穩定財政收入,協調部門利益,縮小貧富差距,加強國有資產管理的目標,有參考價值。
 

聯繫作者:zheng.wu@ft.com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